您好,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
当前位置:就爱相声网 > 相声资讯 > 真正的“捧哏之王”,曾与马季长期搭档,后却被侯宝林逐出师门

真正的“捧哏之王”,曾与马季长期搭档,后却被侯宝林逐出师门

时间:2018-02-07    点击:
        有这样一位捧哏演员,曾爲侯宝林刘宝瑞马季侯耀文、常宝霆、马志明、苏文茂、刘文亨、赵伟洲、王佩元、侯长喜量活,他的伙伴之多,名声之大,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晓得他的人却不多。他的名字叫于世猷,他是西南人,调到北京,最初终老在天津。
        于世猷(1940-2005)是辽宁新民人,长得贼眉鼠眼,热爱扮演,喜欢相声。13岁时,他参与了辽阳市第二文明宫专业扮演队,16岁进入鞍山钢铁公司,1958年12月,18岁时调入了中国播送说唱团。
        在中国播送说唱团,于世猷失掉侯宝林、刘宝瑞、郭启儒、郭全宝等名家的精心指点。还与侯宝林等人一同参演了名噪一时的相声电影《游园惊梦》。事先马季是中广说唱团的重点培育对象,如今看,其实选于世猷来北京,就是专门爲马季精心物色的伙伴。
        60年代初,于世猷与马季随乡村文明任务队去山东文登搞乡村调查。七个多月的工夫,马季和于世猷同吃同住,一人骑一辆自行车,跑遍了文登县的每个乡、每个村。他们兜里装着中间蒜,渴了捧起河沟里的水就喝,喝完吃一瓣蒜,避免闹肚子。他们写了很多合适外地的相声,比方《画像》《跳大神》《黑斑病》,到集市上去演,农民特别爱听。
        马季和于世猷第一次去中南海说相声,是1959年10月2日。那天他们在长安戏院被吉姆专车接进了中南海,扮演的节目是《装小嘴儿》。还有一次,他们上演时,在长大褂外边套了件黑坎肩。首长看完上演问他们,为何要穿这样的服装?马季解释:“希望变革一下服装款式,看看效果。”首长说:“你们不是耍杂技的,不要短装扮,还是要穿长衫,才有幽默的滋味。相声要讴歌新社会,赞誉重生活,针砭时弊劝讽寓人,但好的传统不能丢!”这番话给两位演员留下深入印象。
        1973年,于世猷调入天津市曲艺团。1980年前后,天津曲艺团成立上演队,但演员数量不够,下放归来的马志明失掉了上场的时机,曲艺团派于世猷跟他伙伴。两人暂时协作,所以活就不够精,纲口也不够准,演个大约其。他们俩协作最知名的一段节目是《夜来麻将声》。这段相声可以说是马志明80年代的经典之一,但也的确由于两位演员配合得普通,如今回过头细听,在扮演上经不起琢磨,与《纠纷》相比差距太大。
        于世猷住在天津市曲艺团宿舍,养了一条狗。他喜欢喝酒,爲人随和。他在曲艺团收了一个师傅叫汪洋。汪洋拍过电视剧《马三立》,做过几年春晚剧组言语类节目的导演、筹划,早年还和郭德纲发生过一点矛盾纠纷。虽然不断在北京,但于世猷在世时,他总会抽工夫回天津探望师父。
        关于于世猷,在相声圈最大的争议,就是他究竟是不是侯宝林的师傅,其实答案还应该是一定的。
        现在调入中国播送说唱团后,于世猷拜侯宝林爲师,师徒关系十分融洽。于世猷回想:“侯老最爱打扑克。我记得有一年除夕,我陪侯老、郭启儒先生去中南海,两位师长在舞会的两头夹了段相声,新年钟声敲响,人人唱起《西方红》。然后,我跑到后台,和侯老玩了岁初的第一把扑克牌。”
        听说在60年代末,于世猷入狱服刑,被侯宝林清算门户逐班师门,这也是他后来从中国播送说唱团调到天津曲艺团的缘由。但侯宝林终究不忍心,又收于世猷爲义子。到1993年逝世前,将于世猷重新列爲记名弟子。可见侯宝林关于世猷是有感情的。
        1986年,马志明在天津长城戏院搞马氏相声专场,天津曲协希望请侯宝林过去。马志明找到于世猷说:“我给你路费,你去北京问问你师父,现在在我们家说的这个事儿(指侯宝林容许马志明代拉师弟拜入朱阔泉门下)有没有,还供认不供认。他要供认,请他来一趟,借着曲协这个活动,我连摆知,都齐活了。”于世猷去了北京,帮马志明问了侯宝林,侯宝林来天津促进马志明拜师一事。
        于世猷将侯宝林先生的几个单口改编成对口,爲侯家出版的侯老在中南海上演的段子做了相声专业校正。每年春节,他还要去侯家给师娘拜年,坚持多年。从这些事都可以看出,于世猷跟侯宝林的关系不断不错。
        于世猷的第二个迷,是已经坐过牢。详细缘由绝大少数人都说不清楚,有人说是受坏人指使干了什麽,又说是由于太爱喝酒出了事。但后果是,几年后,于世猷调到了天津市曲艺团,听说开端是看大门。从中广说唱团调到天津曲艺团,于世猷是独一的一个。
        于世猷在1973年33岁时就分开中广说唱团,马季感到十分遗憾,由于二人的确是黄金伙伴。于世猷暮年不断和马季有交往,关系不错,但最终也没能再协作。毕竟时代变了,当年的老段子也不太好重说了。
        分开于世猷后,马季还有唐杰忠、赵炎,这二位与马季的协作并不比于世猷差。但于世猷呢,虽然给有数名家捧过哏,但再也没遇到一个配合默契的伙伴。
        如今网上能听到的于世猷的作品,有与侯宝林协作的《向您道喜》;与刘宝瑞、郝爱民协作的《一匹马》;与马季协作的《登山英雄赞》《英雄小八路》《三比零》《装小嘴》等;与刘宝瑞、侯宝林、马季协作的《南美受阻记》;与侯耀文协作的《现世宝》。与苏文茂协作的《大相面》《维纳斯的遗憾》,与马志明协作的《夜来麻将声》。
        但是除了晚期和马季是固定伙伴之外,于世猷和每位协作的工夫都不长,节目也不多,给人以暂时客串的觉得,所以大家对他并没留下什麽印象。特别是在天津市曲艺团的这段日子,由于于世猷名望很大,所以曲艺团的大腕们其实是抢着要跟他协作的,但无论和谁伙伴,都是一两次后就没了下文,非常惋惜。这恐怕和于世猷的心态有关。
        听说,于世猷逝世前无比落寞低沉,他一团体住在养老院,胡子也不刮,头发也不理,整日酗酒狂饮,见着护理员就要酒,一切人都躲着他,整团体的肉体都解体了。他逝世时只要65岁,他这个年龄段的演员,万景苍凉如此的并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