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
当前位置:就爱相声网 > 相声资讯 > “公式化”相声,文艺界“民科”还是写诗机器人?

“公式化”相声,文艺界“民科”还是写诗机器人?

发布时间:2018-08-21    点击:
        近日,一对上海交大博士夫妻李宏烨、郑钰在参加相声节目时,自称创造“公式相声”,对传统相声冷嘲热讽,在被淘汰后对郭德纲放话“走着瞧”,引发网友争议。李宏烨夫妇将工程学中的有限元理论所有的公式类比到相声上,并称已用这套公式创作出五百六十余段相声。而掌握了这样的公式,即便零基础的普通人也可以说相声。想法固然美好,但这种“公式相声”真能称得上是相声的“创新”吗,将艺术公式化真的可行吗?
        “公式相声”被用来计算笑点,博士夫妻认为,相声表演前应该“模拟观众怎么笑”.2014年5月,李宏烨与团队原创的相声剧《学长》在交大首演。演出前他们打出“全场爆笑800次”的横幅,结果全场观众笑了913次,“创下了中国喜剧界的记录了。”然而,在《相声有新人》节目中,博士夫妻所抛出的“永动机”、“镜面反射”等包袱过于小众,未能在现场制造理想的笑点。李宏烨在之后发表声明解释,自己想要达到的效果是,让大家觉得“这么没意思的内容都能让观众笑起来,这就是公式的神通广大。”
        相声是否仅仅是要让人笑?在被节目淘汰后,李宏烨表示,自己最不满的是节目的评选标准,“所有的节目只要不是符合他(郭德纲)说的那种传统模式的相声,不管多好笑都是一概被淘汰。只要符合他标准的相声,有师承关系、会唱太平歌词,观众一次都不笑,照样可以通过。”由此可见,其判断相声好坏的标准就是“好笑”.然而,稍微对相声有些了解的观众都知道,相声作为一种民间说唱曲艺,以说、学、逗、唱为形式,李宏烨所鄙夷的“唱太平歌词”,正是“唱”中的重要构成。
        如果相声可以抛开“说学逗唱”成立,是否写格律诗就可以不讲平仄,书法就可以离开笔墨?此前,博士夫妻在另一档节目中介绍“公式相声”,相声演员苗阜指出,相声要让人见喜;善扮男女;一人一台大戏;更得胸藏锦绣、口吐华章;知往古三坟五典八索九丘;晓国际国内时事新闻;尊重传统、与时俱进等等,其内在包含着深厚学问。“公式相声”仅以“笑点”为圭臬,无视传统曲艺的发展历史和艺术门槛,带有门外汉式的自大。况且,任何传统文化的创新都要站在继承的基础上,推翻一切重来的创新,和许多当代“艺术怪胎”一样,都是种不得门径、投机取巧的速成,无怪乎被郭德纲批为“行不通”.而“公式化”、零基础速成的想法也和打着“人人都是艺术家”旗号的绘画培训班如出一辙,学会公式,人人都可以说相声,哪数年艰苦的基础训练意义何在,艺术难道不需要门槛?
        “公式相声”的出现,也让人想起同样引发热议的“作诗机器人”,只要输入关键词,就可以生成出格律严谨的诗词。一开始,这些机器人作诗只是古语拼接,近年来随着AI智能的发展,作诗水平也有所提升,甚至令普通读者难辨真伪。然而,机器毕竟不能代替人进行艺术创作,在真正的行家里手眼里,“机器诗人”再高明的创作也会在情感表达中露出马脚。在《相声有新人》中,也有其他选手指出,“公式相声”是在格式化运转,塑造出一个机器人,“但相声是感情”.
        从“公式相声”事件中我们也应该看到,传统文化艺术在坚守自身门槛的同时,面对来自民间的屡屡挑战,也应思考如何真正创新。“你看看现在的相声,跟你想的一样吗?他们要么天天说老段子,要么就抄网络笑话,要照这样下去发展十年,相声能有什么前途?”在节目里,博士夫妻关于当下相声界问题的一段话尽管有些夸张,但也反映了某些客观存在的弊病。相声越来越让人笑不出来了,从晚会中的“亮点”逐渐沦为“尬点”,而“太平歌词”等传统曲艺样式是否还能符合当下观众的胃口,这些都需要相声界反思和探讨。无论如何,来自民间的质疑声也倒逼着传统艺术的创新,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真正找到创新之路,创作出让当下的观众发自内心喜欢的作品,才是大家最想看到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