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
当前位置:就爱相声网 > 相声资讯 > “色艺双绝”张云雷:相声演员怎么就不能走偶像派?

“色艺双绝”张云雷:相声演员怎么就不能走偶像派?

发布时间:2018-12-15    点击:
        “带着荧光棒听相声”“相声专场变演唱会”,德云社大概不会想到,自家的相声演员里还能出一个偶像派。在综艺《国风美少年》上,张云雷表演的一段京韵大鼓让观众夸赞“色艺双绝”,诚不欺我。
        是的,相声演员张云雷火了,被粉丝推上了偶像神坛,郭德纲调侃张云雷:“说相声说成这样,你也是欺了祖了。”
    “色艺双绝”张云雷:相声演员怎么就不能走偶像派?
        粉丝文化进入了相声江湖,这画面还真是第一次见。
        粉丝和票友傻傻分不清
        2005年起,郭德纲及其德云社异军突起,使大众重新关注相声这一艺术门类,实现了相声的二次复兴;从2014年春晚登台开始,岳云鹏越来越红,同样吸引了一批观众去听相声;而今年,张云雷以这样的方式将相声带出了圈。
        郭德纲和岳云鹏知名度高归高,跟张云雷的待遇却明显不同,相声演员是相声演员,偶像是偶像,二者的区别在于跟观众之间的粘性。毕竟偶像的力量势不可挡,观众可以在台下为张云雷齐唱大段大段歌词难记的小曲儿、京剧,荧光棒汇成一片绿海,张云雷有了庞大的粉丝群。
        在德云社的“云”字辈儿弟子中,张云雷排行第二,粉丝一口一个“二爷”“辫儿哥哥”地叫着,可能因为特民俗特接地气吧,听见的人都觉得倍儿亲切。
        相声讲究说学逗唱,张云雷是以“唱”入门的,大调小曲儿,出口就能唱。如今,这门儿时开始用功的手艺频频派上用场,张云雷在《国风美少年》中当“国风召集人”,他改编的歌曲《探清河水》在网易云音乐下评论超8000条,热度不亚于热门歌曲。
        张云雷能成为偶像派,首先长相加分,清秀玉立,很精神。而这在明星里并不算什么,成名的、未成名的艺人里,长得好看的大有人在,大家为什么会像追星一样追捧一个相声演员?
        已成名的明星太过高冷,而新出炉的练习生的技艺拿不出手。从粉丝的层面来讲,他们喜欢关注小众的、新的领域,相声对于年轻人来说,是很新鲜的,而相声本身很有吸引力,很容易成为个人爱好的一种。
        从张云雷个人层面来讲,他带动了非常多的年轻人关注并喜欢传统曲艺,当然不仅仅是长相的原因,这是一种亲切而有风度的感召力。
        这种感召力似乎是从他不慎坠台后再次登台演出开始的,这次有些传奇色彩的经历让观众既惊奇,又心疼。从那以后,张云雷的清者气质渐显,给观众一种沉稳隐忍的感觉,观众觉得张云雷有底蕴、有品质、有创意。
        其实从张云雷开始,观众也会关注到相声界里其他的青年相声演员,比如王九龙、张九龄等人,这些都是相声圈不断涌入的活水,正是这些新的相声人才在传承这门艺术,他们现在正在做的和将来要做的,就是将传统技艺和崭新事物融合,把相声光扬光大。
        粉丝既追星又听相声、唱小曲儿,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们在哪里蜂拥,哪里就有声响。张云雷走红或许能够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听相声、喜欢相声,年轻人的加入势必为相声注入新的活力,既然忠实观众可以成为粉丝,那粉丝自然可以变成忠实观众。
    “色艺双绝”张云雷:相声演员怎么就不能走偶像派?
        当“文艺青年”遇上“曲艺青年”
        就在大家普遍感受到《吐槽大会》“不好看了”的时候,相声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出圈了。
        同样是讲段子、抖包袱,与脱口秀这种舶来品不同,相声是地道的中国传统民间艺术,这种聚散的交接其实非常值得思考。
        众所周知,李诞的“人间不值得”是丧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口号之一,《吐槽大会》和李诞吸引了这么一群人:他们特质明显,A面是激进的吐槽,B面是丧丧的文艺。在理想主义和悲观主义两个经验的极端之上,用搞笑来包装,构成了一种流行的生活方式。
        《吐槽大会》第三季的slogan是“吐槽,一种年轻的沟通方式。”当节目的火药味减少,放弃打擦边球而专注打保守安全牌时,观众的注意力也随之转移,要知道,年轻人想要的沟通方式可不是保守和安全。
        丧文化虽风靡,并不能囊括全部人,比如,异军突起的曲艺青年。
        其实曲艺青年一直都有,只是比起存在感,没有文艺青年那么强。随着张云雷这一偶像派相声演员的走红,也让更多人看到了他背后的曲艺青年。
        曲艺青年和文艺青年确实不一样,曲艺青年人数不及文艺青年多,文艺青年总是在思考人生,曲艺青年无时无刻不在找乐子。
        曾看到数据显示,天津是自杀率全国最低的城市。我想,这跟天津是曲艺宝地分不开。
        天津是码头城市,底层百姓和市井文化灌注了相声行当,并孕育了一批相声世家。可以说,天津人骨子里就适合相声,说话绕着弯、抖着包袱,语言即思维,思维即性格,曲艺精神无处不在,天津是唯一一个有相声广播频道的城市。
        作为曲艺宝地,天津市民风貌如此,容易满足,幽默感与生俱来,而且嘴巴特贫,口头禅就是“乐呵乐呵得了”,说话接梗就像对暗号,自黑或者挤兑别人都能把人逗到没脾气,幽默达观,有利于发泄和疏解。
        微博热搜曾有个话题是“和天津人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回答如下:
        “为什么喜欢我?”“嗨,瞧顺眼了呗。”
        “知道我多喜欢你吗?”“您给说说?”
        “余生请多指教。”“得嘞,您就瞧好儿吧!”
        当文艺青年遇上曲艺青年,日常捧逗说相声,画风令人捧腹。
        脱口秀和相声,同样可以幽默吐槽、嬉笑怒骂、针砭时弊,而后者还更快乐、更本土化,为什么不呢?
        观众没有理由拒绝快乐,也没有理由拒绝自己的胃。真正的快乐是忍不住的,而积极情感远胜于消极情感,曲艺青年的快乐节奏势必影响更多人,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转移大家对丧文化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