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
当前位置:就爱相声网 > 曲艺资讯 > 相声资讯 > 常贵田:相声传薪者 精诚“守艺人”

常贵田:相声传薪者 精诚“守艺人”

发布时间:2018-12-20    点击:
    “5月12日,我们在北京有一场‘常氏相声百年’演出,6月底在张家口也有一场。本来计划12月在北京再演一场,常老哥生病期间还一直跟我打电话沟通这件事,没想到11月30日早晨起来接到电话,他就没了,太突然了。”时过多日,常贵田的搭档、相声演员王佩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依旧忍不住哽咽。
    11月30日,相声表演艺术家常贵田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76岁。12月4日,常贵田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举行,相声界同仁以充满敬意的掌声为他送行。
    在告别仪式上,知名演员侯耀华在追思致辞中表示:“他是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他的一生承担着两副重担--相声世家的弟子和人民烈士的后裔,这两项使命他都完成得很好,直到他的心脏停止跳动。”
    出身世家,
    “相声大叔”的艺术持守
    常贵田1942年出生,是相声艺术家常连安的长孙、“小蘑菇”常宝堃的长子。1951年,父亲常宝堃年仅29岁时牺牲在抗美援朝战争慰问前线。作为“常氏相声”第三代传人,常贵田6岁登台,12岁拜相声表演艺术家赵佩茹为师。1958年,16岁的常贵田追随四叔常宝华加入当时的海政文工团。
    “常贵田作为相声世家的长子长孙,从来不以名门之后自居,为人严谨、低调,实在太难得了。”提起老搭档,王佩元对常贵田的人品、修养十分钦佩。
    常贵田不仅在相声界被尊称为“相声大叔”,对于公共事业也是个“热心肠”.2018年,常贵田到北京市海淀区图书馆(北馆)做了一场公益讲座,便欣然接受聘请,成了该馆“笑口常开读书会”的荣誉会长。其后,不管是社区里的迎新晚会,还是图书馆的主题活动,他都报以极高的热情积极参与。
    “因为常先生住得远,每次活动他都提前两个多小时赶到,和参加活动的读者打招呼、握手,很亲切。”海淀区图书馆(北馆)活动部主任李云慧颇有感触地说,“有时我们想,一个大艺术家专程来给普通百姓表演,真的很令人感动。但是常先生说,观众没有分别,他们对演出的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2018年对于常贵田是极为重要的一年。这一年既是常氏相声百年,也是他从艺70年、从军60年的纪念,策划演出、组织研讨会、出书并签售……据常贵田的儿子常悦介绍,在确诊的前一天,常贵田刚刚从秦皇岛做完讲座回来;在病房中,常贵田还坚持收看北京电视台的《笑动剧场》,品评每一个作品的优劣。
    从军60年,
    扛起军旅相声的大旗
    身为海军一员,常贵田的足迹遍布祖国的海港、岛屿和大海,参加过边境自卫反击战和抗洪、抗震、救灾的慰问活动,2001年被海军党委授予“英雄共产党员”称号。
    常贵田常说,正是频繁的慰问演出,事先来不及充分准备,才极大地锻炼了演员。他“现挂”的艺术特长,就是在一线练出来的。他还给自己编了顺口溜:“哪里有战斗和灾难,哪里就有解放军;哪里有解放军,哪里就有慰问团;哪里有慰问团,哪里就有常贵田。”
    丰富的一线演出经验,也是常贵田创作素材和灵感的重要源泉。1962年,他随海政文工团进藏,创作演出了个人成名作《喇叭声声》;粉碎“四人帮”后,他和常宝华先生精心构思,奋战两天两夜,创作了脍炙人口的相声名段《帽子工厂》;在西沙群岛上,他创作了《保卫西沙》……
    因为在部队,常贵田很少收徒。有人想拜师,他总是说:“咱们军人不兴这个。”即便后来开山收徒,也只是让大家鞠个躬。“我们家收徒没有‘引保代’(引师:介绍、引荐的老师;保师:”担保“的老师,保证徒弟好好学习;代师:师傅有事情无法教徒弟时,由”代师“代为指导),也不‘摆知’(意为摆出来让大家知道,是相声师徒传承关系正式的确定仪式)。因为父亲认为自己首先是一名军人,和军人精神相违背的事他都不做。”常悦说,“但是父亲比较喜欢收部队的学生,因为他觉得军旅相声演员、相声作品创作特别不容易。”
    常贵田对创作要求极为严苛。2008年,为备战第九届全军文艺汇演,兰州军区的白涛进京向师父常贵田求教。常贵田将白涛的底稿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提了很多建议,又特意复印一份保留,对白涛说:“海军和陆军的生活毕竟不一样,复印稿留下我再斟酌斟酌。”两天后,常贵田带着那份满是批注的复印件去找白涛,打开一个小本子,里面写满了具体的修改意见和建议。说得差不多了,常贵田突然问道:“你写边防生活设施改善,去体验过吗?”当得知白涛并没有去亲身体验,他说:“先把这个本子搁下吧,去体验生活!”白涛提出时间紧张,常贵田郑重地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话不是说着玩儿的。缺乏真实的生活怎么能写出好本子呢?一定要融入到边防官兵的生活中去。好饭不怕晚,这届汇演赶不上,还有下一届,若不是用心写出来的作品是不可能打动官兵和观众的。”至今,白涛对师父的教诲记忆犹新。
    大师陨落,
    相声艺术路在何方
    2018年,常宝华、师胜杰、谢天顺、丁广泉、常贵田、尹笑声等相声艺术大师相继离世。与此同时,不少年轻的相声演员也在纷纷谋求转型。相声艺术的传承发展路在何方?
    此前,“开心麻花”喜剧演员、常家后代常远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我现在能为相声做的,就是在舞台上,把相声元素融入其中,让更多的人了解并喜爱相声这门艺术。”而自今年9月起,常远送别了3位至亲--爷爷常宝华、师父师胜杰、叔叔常贵田。如今,他深感责任重大:“行业的中流砥柱慢慢都走了,相声艺术想要继续被观众喜爱需要年轻人的努力,我们这代任务很重。”
    随着部队改革,常贵田的学生张勇2014年脱下了挚爱的军装,如今是山东卫视新闻节目的主持人。张勇坦言,曲艺功底给他的主持增添了不少功力,“让民生新闻显得非常接地气,也更适应传播的需求。”做主持人的同时,有曲艺活动他也都积极参加。“一个作品写出来太难了,天天盯着新闻、了解时事,还要不断加工。”张勇说,“现在出作品难,而且网络传播速度很快,观众知道笑点在哪了,下次就没法演了。”他说,相声艺术的发展一定要适应新的传播特点。
    常贵田虽然希望儿子常悦继承相声事业,但从来没有勉强过他。如今,经营演出公司的常悦说:“虽然家里的老人去了,但是常氏相声不能断,作为幕后的力量,我们全家人都会为推动相声新人的发掘和培养全力以赴,让相声艺术继续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