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
当前位置:就爱相声网 > 曲艺资讯 > 相声剧本 > 相声剧本:《牛郎织女》全剧本

相声剧本:《牛郎织女》全剧本

发布时间:2017-05-26    点击:

  天庭 日 外

  一望无迹的云海,云雾如波涛翻滚。

  牵牛手牵织女在天空中飞翔云游,穿过层层云雾,看到了人间美景。

  牵牛手指身下的大地,兴奋地对织女说。

  牵牛:快看,这就是人间。

  织女欣喜地俯望着身下的山川大地,人间的美景深深地吸引了织女。

  人间 日 外

  连绵的山峦秀美叠嶂,山坡上的树林枝叶茂密,郁郁葱葱,一只画眉在林间枝头上穿梭跳跃,叽叽喳喳在歌唱。

  石拱小桥下,清澈的溪水潺潺流过,小只小鱼儿在溪水中遨游。

  田间有辛勤耕作的农夫,田地里禾苗嫩绿。

  山坡上有一斜骑在黄牛背上的牧童,他吹着笛子,笛声悠扬。

  山坡下一条大河蜿蜒流过,河水碧绿,一中年渔夫头戴斗笠,身穿蓑衣,赤脚,摇着小船在河中起网,一网起来,网里有十几条一尽多长活蹦乱跳的鱼儿。

  古朴恬静的村庄坐落在山脚下,农家主妇开始烧饭了,小屋的屋顶上炊烟袅袅。

  黄牛俯卧在草地上,牧童倚着牛儿睡着了。

  夕阳西下,鸟儿归巢了,牧童骑着牛儿回家了。

  天庭 日 外

  人间的美景让牵牛和织女流连忘返。

  日头偏西了。

  织女:牵牛,时候不早了,我们赶紧回去吧,若是被娘娘发现了那就糟了。

  牵牛:好,我们现在就回去。

  牵牛和织女一同转身,向天宫飞去。

  天宫 日 外

  远处巍峨耸立的天宫在云雾中已隐约可见。

  牵牛和织女在云雾中穿行。

  牵牛抬头远望。

  牵牛:织女,就要到天庭了。

  牵牛的话音刚落,突然两名身披盔甲的天将从云雾深处飞来,骤然出现在牵牛和织女面前。

  天将甲手持长矛,天将乙手持利钺。

  天将甲:本神奉王母娘娘之命,捉拿你等回天庭。

  牵牛拉着织女转身避开天将甲,天将乙手持利钺挡住了俩人的去路。

  天将乙:哪里走!

  金牛星脚踏祥云,急驰而来。

  金牛:牵牛织女,你们快走!

  牵牛和织女同时叫道:金牛哥!

  金牛:快走!

  说罢,金牛星突然摇身化作一头雄壮的金牛,顶着两只锋利的犄角,径直向两名天将冲撞过去。

  牵牛和织女趁机逃脱。

  又有两名手持狼牙棒的天将前来相助。

  一天将手持狼牙棒重重打在金牛的犄角上,顿时将金牛打回了人形。

  灵霄宝殿 日 内

  灵霄宝殿里,王母娘娘大发雷霆。

  牵牛和织女被两天将押到了云霄宝殿。

  王母娘娘怒目圆睁。

  王母娘娘:你俩目无天规,私自偷下凡间,你们知罪吗?

  织女:织女知罪。

  王母娘娘瞪了一眼牵牛。

  王母娘娘:谁人不说天上好,无忧无虑,自在逍遥美不胜收,凡尘俗间是羡慕都来不及,牵牛星你却鬼迷心窍,不好好地在天上做你的神仙,心生邪念,勾引织女下凡,实在是罪不可恕。

  牵牛:牵牛知罪,是我在云端偷会织女,劝她下凡游历人间,请娘娘放过织女。

  织女:娘娘,是我在云端碰到牵牛,动了凡心,我好奇人间百姓的生活,所以约牵牛下凡一览人间美景,一切都是织女的错,织女知罪,要罚就请娘娘责罚织女吧。

  王母娘娘:大胆,云霄宝殿还不忘互相包庇,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娘娘吗?还有天规王法吗?

  王母娘娘怒视了一眼牵牛。

  王母娘娘:牵牛心术不正,滋生邪念,既然你喜欢凡尘,好啊,我就遂了你的心愿,现在就将你贬下人间。

  织女:织女触犯了天条,甘愿受罚,求娘娘将织女也贬下人间。

  王母娘娘听了织女的话后大发雷霆。

  王母娘娘:哼!在我眼皮子底下还敢眉目传情,真是不知死活。我还没有老糊涂,你们休想在凡间再续美梦,我要让你们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永世不得见面,受尽苦难折磨。来人啊,将牵牛给我打下凡间。

  两名天将威严地将牵牛押走。

  织女泪流满面,她要再看牵牛最后一眼,于是不顾一切地奔向牵牛,被两天将拦住去路。

  王母娘娘:将织女锁入云房,无我旨意不得擅自出门,织女听好了,你给我每天织出一张云锦,待你织出九千九百九十九张云锦后再作打算。

  织女泣不成声,望着牵牛远去的背影。

  织女:牵牛!

  牵牛回过头来,万分不舍。

  牵牛:织女!

  牵牛和织女被手持戟钺的天将隔开。

  织女情不自禁,万分悲痛。

  此时金牛星也被天将押入云霄宝殿,金牛的额角上还带着一处伤痕。

  金牛:娘娘息怒,都是我金牛没有看管好牵牛,才生此事端,请娘娘收回成命,一切都是金牛的错,金牛甘愿受罚,请娘娘放过牵牛。

  王母娘娘:我本不想处罚你,可你目无天规,竞敢自己送上门来替他们求情,此事你也难辞其咎,你纵容牵牛织女偷下凡间,触犯天条,罪加一等,我要把你贬下凡间,让你做人不得,做鬼不成。

  金牛:金牛甘愿受罚,只求娘娘慈悲为怀,放过他们俩。

  王母娘娘: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来人啊,将金牛星打下凡间,永世不得超生。

  两名威武的天将将金牛押下云霄宝殿。

  天庭 日 外

  金牛星被天将扔下天庭,金牛边坠落边旋转,随后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山野 夜 外

  荒山野岭里,万籁俱静,毫无生息。

  伏牛山 日 外

  伏牛山酷似一只伏倒的卧牛,两座高高的山峰是卧牛的犄角

  天空中的太阳火辣辣的照射着大地。

  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他身着布衣,脚穿草鞋,手持柴刀,在荆棘丛生的山林里砍柴,汗水从脸上流淌下来,脸颊上有几道被荆棘划破的伤痕。

  少年的身边,堆放着一捆砍好的木柴。

  少年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取下背在身上的葫芦,拔下木塞,仰起头准备喝水。

  突然,前方不远处的山坳里传来痛苦低沉的“哞——哞——”声。

  少年放下手中的葫芦,盖上木塞,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慢慢走了过去。

  一棵枝叶繁茂的粗壮古树下,一头俯卧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老牛出现在少年面前,老牛浑身是伤,前腿流着血。

  少年将身上衣服扯下一块布,给老牛包扎伤口。

  少年取下身上的葫芦,拔下木塞,一口口地给老牛喂水。

  少年从衣袋里掏出两个干瘪的粗面窝头。

  少年将窝头掰开,分成小块给老牛喂食。

  一滴豆大的眼泪从老牛的眼角流出,重重地落在地上。

  太阳西下,少年背着木柴,依依不舍地离开老牛。

  老牛抬起头,目送少年远去。

  牛郎官庄 日 外

  太阳快落山了。

  牛郎官庄是一个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少年就住在牛郎官庄。

  少年背着沉重的木柴朝村庄走去。

  牛家小院 夜 外

  少年走到自家院里,放下身上背着的木柴,拍拍身上的灰尘。

  牛家柴房 夜 内

  少年将木柴放进柴房,紧挨着柴房的东面是宽敞亮堂的正屋。

  柴房里一边堆着木柴,另一边摆放着一张破旧的木床,屋里没有灯,显得昏暗。

  牛家正屋 夜 外

  正屋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少妇探出了头,她身段肥胖,细皮嫩肉,此人正是少年的嫂子马氏。

  马氏手里端着一个碗,碗口有残缺,碗里盛的是两个窝头和几块萝卜干,马氏站在门口,面对着柴房不耐烦地叫喊。

  马氏:牛郎,吃饭了,这么晚才回来,又不知去哪里贪玩了。

  牛郎:嫂嫂!

  牛郎端过饭碗,走进自己的柴房。

  马氏面露鄙夷,“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牛家正屋 夜 内

  马氏坐在正屋的炕上,屋里点着亮堂的油灯,炕桌上摆放着一碟油煎饼,两个白面馒头,两碟炒菜,马氏大口地吃着油煎饼。

  牛家柴房 夜 内

  牛郎吃了一块窝头,另一块窝头舍不得吃,用布头将窝头包裹好,放在枕下。

  夜空 夜 外

  一轮弯月升起来了,挂在半空中。

  牛家柴房 夜 内

  月光洒进柴房里,牛郎没有睡,望着淡淡的月光,他想着自己的心事。

  伏牛山 夜 外

  老牛仍然俯卧在地上,它抬起头,望了一眼头顶上的夜空,发出了“哞——”的一声长鸣,然后老牛将头枕在地上,眨了一下明亮的眼睛。

  伏牛山 日 外

  一大清早,太阳刚露出头,朝霞映红了东方的一片天空,牛郎早早地出了门,带着砍刀去伏牛山砍柴了。

  牛郎身背竹篓,腰间系一葫芦,攀爬在陡峭的山崖上。

  山崖上长满了百花,每一朵花蕊上都积聚着一滴露水。

  牛郎小心翼翼地将百花上的露水收集到腰间的葫芦里,采集的草药放入竹蒌里。

  牛郎在山里快步跑着,跑到了老牛的身边。

  牛郎用百花的露水给老牛清洗伤口,然后将草药塞进口中咀嚼碎,涂抹在老牛的伤口上。

  牛郎拿出包裹里的窝头,放进老牛嘴里。

  老牛慢慢地咀嚼着窝头。

  牛郎给老牛喂水喝。

  老牛亲热地舔着牛郎的脸颊。

  牛朗轻轻地抚摸着老牛的脊梁。

  牛郎:老牛老牛,你快点好起来!

  牛郎官庄 日 外

  牛郎的哥哥牛兄头戴一顶草帽,肩上挑着做小生意的货郎担子回家了,马氏推开房门,喜笑颜开地迎接丈夫回来。

  牛家正屋 日 内

  马氏已经煮好了香喷喷的饺子,温好了水酒,放在炕上。

  马氏端来铜水盆,给牛兄擦汗洗脸。

  马氏:快趁热吃饭吧!

  马氏边说边给牛兄杯里倒满了酒。

  牛兄:还是等我兄弟牛郎回来一块吃吧。

  马氏板下了脸。

  马氏:等他回来菜都凉了,放心,你这个傻兄弟一天三顿饭,好吃好喝,饿不着,你快吃吧。

  牛兄:哦!

  马氏睁大了眼睛。

  马氏:这次挣了多少银子回来?

  牛兄喝了一口酒。

  牛兄:你猜猜看?

  马氏: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花花肠子,我怎猜得着?

  牛兄眯着眼笑了笑,手伸向怀里。

  牛兄:今年的枣子好卖,这两个月整整赚了十两银子。

  牛兄说罢从怀中掏出了一只银锭。

  马氏表情惊喜。

  马氏:十两啊!

  马氏喜笑颜开地接过银子,两只眼睛放着光。

  牛兄:过两天,我再去收些枣子担到邻县去卖,生意差不了,保准有赚头。

  马氏看着眼前亮铮铮的银锭,笑得合不拢嘴,她顺手将银锭锁进了炕边的小木箱里。

  牛兄:地里的庄稼还好吧?

  马氏:你就放心吧,有你这个傻兄弟在,地里的庄稼误不了。

  牛兄惬意地喝了一口酒,吃了一口炒鸡蛋。

  牛兄:家里有你这个好嫂子,地里有我的好兄弟,出门在外做生意我也就放心了。

  牛郎官庄 日 外

  太阳偏西了,牛郎肩上背着木柴,牵着老牛回家了。

  牛家正屋 日 内

  牛兄在炕上睡觉,马氏烧好了饭菜。

  马氏推了推炕上的牛兄。

  马氏:死鬼,醒一醒,该吃晚饭了。

  牛兄揉了揉惺忪睡眼,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然后坐起身来。

  牛兄:还是家里好啊!

  牛家小院 日 外

  牛郎牵着老牛走进自家小院。

  牛兄推开了房门,看见牛郎回来了。

  牛兄:兄弟回来了,累了吧,怎么,你买了一头牛回来?

  牛郎:大哥,这牛是我在山上打柴时遇见的,它受伤了,我就把它牵回来了,从今以后我养它。

  马氏:你养它?哼!说得轻巧!咱家里地方本来就小,再说这么大个活物一年要吃掉咱家多少粮食啊!还不如明天拿到集市上卖给张屠夫,兴许还能换回几个银子儿。

  牛郎护在老牛身边。

  牛郎:嫂嫂不用担心,我每天割草喂牛,它跟我一起住柴房。

  牛兄:家里有头牛也好,耕田犁地也好多一个帮手。

  马氏瞪了牛兄一眼,将牛兄拉进屋里。

  牛郎将老牛牵进柴房。

  牛家正屋 日 内

  马氏端出饭菜,她仍不停地数落牛兄。

  马氏:你这个死心眼的脑子就是缺根筋,心里只有你家兄弟。

  牛兄:老婆,叫咱兄弟一块来吃吧,也好一起说说话。

  马氏:饿不着你兄弟,我这就给他端过去。

  马氏从灶台锅里盛了碗菜叶汤,又从灶台上拿了两个窝头,出门端给牛郎。

  牛家柴房 夜 内

  柴房里,牛郎在给老牛辅床,他在自己的床边垫上了厚厚的干草。

  牛郎:老牛,你就睡这里。

  老牛温顺地点点头,俯卧在牛郎身边。

  夜空 夜 外

  夜空中圆月皎洁,一团团白云从月下漂过。

  牛家柴房 夜 内

  月光从窗口洒进柴房,牛郎进入梦乡。

  老牛静静地俯卧在牛郎身边,抬头望了望窗外浩瀚的夜空,神情安详。

  云锦房 日 内

  织女坐在锦房里,手持金梭,一匹匹七彩斑斓云锦从织女的手下织出,织女的脸上挂着泪珠,满面愁苦哀伤。

  天庭 日 外

  一匹匹美丽的云锦从云锦房里飘荡出来,汇聚集成婀娜多姿变幻无穷的云彩,一望无垠。

  云锦房 日 内

  牵牛面带微笑,两眼炯炯有神地站在织女面前,织女万分欣喜。

  织女睁大的眼睛,直直地看着牵牛。

  织女:牵牛!

  织女站起身来扑向牵牛,突然间,牵牛消失地无影无踪,织女扑了个空,织女四处张望,她呼唤着牵牛的名字。

  织女:牵牛,牵牛!

  这时织女醒了,原来只是一个梦。

  灵霄宝殿 日 内

  灵霄宝殿里金碧辉煌,一片欢腾,一张张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

  王母娘娘的寿辰到了,太上老君、土地神、阎王爷、月老、灶神等各路神仙聚集一堂,为王母娘娘祝寿。

  王母娘娘和玉皇大帝端坐在高堂之上,众神仙面向王母娘娘施礼齐声祝贺。

  众神仙:恭祝娘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王母娘娘神清气爽,笑容满面。

  王母娘娘:众爱卿平身!

  王母娘娘和从神仙一起举杯干了杯中的美酒。

  农田 日 外

  一转眼,牛郎已经是一个十八岁的壮小伙子了。

  牛郎在地里给禾苗施肥除草,老牛地田边将杂草一一用嘴拔起,含在嘴里咀嚼吞咽。

  天空 日 外

  太阳西下,快要落山了,晚霞满天。

  农田 日 外

  老牛抬起头,对着牛郎“哞”地长叫一声。

  牛郎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看了一眼西下的太阳,收拾手中的农具。

  牛郎:老牛莫急,这就走。

  牛郎肩扛农具,牵着老牛往家走。

  天空 日 外

  牛郎和老牛走在山间小道上,夕阳的霞光洒在牛郎和老牛身上。

  山间小道 日 外

  山间小道上,一白发老汉背着木柴吃力地行走着。

  牛郎快步走上前。

  牛郎:大爷,我来帮你背。

  牛郎将老汉身上的木柴放在自己肩上,老汉自言自语感叹。

  老汉:多好的后生啊!

  牛家正屋 夜 内

  牛兄坐在炕上,眯了一口酒,小方桌上有一壶酒,四个小菜。

  马氏坐坐在牛兄对面,手里纳着鞋底。

  马氏:这几年咱家银子也攒了不少,是时候盖间大一点的房子了。

  牛兄:造房子不急,这房子还能住,咱兄弟今年十八了,该是聚个媳妇了。

  马氏一听板下脸。

  马氏:他一个大活人,有胳膊有腿的,要娶媳妇也是他自己的事,再说了,咱又不是他爹娘,凭什么要咱给他聚媳妇?

  牛兄听了马氏的话后一脸的为难。

  牛兄:咱爹娘死得早,长兄为父,我这做哥哥的总得张罗一下自己兄弟的婚事吧,那就把咱这间房给他聚媳妇吧。

  马氏:想得美!从小到大,穿衣吃饭,他要吃掉咱家多少粮食,用掉多少棉布,这笔账我还没跟他细算呢!不行,今晚就跟他分家,免得夜长梦多。

  牛兄:不妥,这样实在是不妥,待咱兄弟娶好媳妇后再分也不迟,再说了,这家里地里的,咱兄弟天天起早摸黑地也出了不少力。

  马氏:哼!这家当是咱置下的,没他的份,你不跟他分家,我就跟你分!

  牛兄一脸的无奈。

  牛郎:好!依你,分家!

  牛家小院 夜 外

  牛郎牵着老牛,站在院里,他听到了哥哥和嫂子的对话。

  牛郎推开屋门。

  牛家正屋 夜 内

  牛兄见牛郎回来了,一脸尴尬,马氏板着脸。

  牛兄:兄弟。

  牛郎:哥哥不要为难,还是分家吧!

  牛兄:兄弟,你要什么?

  牛郎:哥哥,我什么都不要,只要老牛和我相伴。

  马氏在一边急了。

  马氏:什么?你还想要牛,没跟你算细账就够便宜你了,这牛不能给你!

  说罢,马氏起身出门就去牵老牛。

  牛家小院 夜 外

  马氏还没靠近老牛,老牛一甩头,鼻腔里发出“噗”的一声响,把马氏给挡到一边去。

  马氏恶狠狠地瞪了老牛一眼。

  马氏:好吧好吧,这牛给你。

  牛郎手牵老牛。

  牛兄一口将杯中的酒干了,心有不甘地看了一眼马氏。

  牛兄:这样分不妥。

  马氏:有什么不妥,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们挣的。

  牛郎:哥哥嫂嫂,我走了。

  牛家正屋 夜 内

  牛兄起身。

  牛兄:兄弟!莫走!

  马氏一把按住了牛兄,狠狠地瞪了牛兄一眼。

  “哐当!”一声响,马氏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牛兄:这样分家,你让我如何向死去的爹娘交待?

  马氏:别不识好歹了,咱把牛分给他就已经够便宜他的了,你要再啰嗦老娘跟你分。

  牛兄不出声了,在一旁低着头喝闷酒。

  牛家小院 夜 外

  老牛将头贴近牛郎,亲昵地蹭了蹭牛郎的手。

  伏牛山 夜 外

  牛郎牵着老牛行走在群山之间崎岖不平的小道上,牛郎和老牛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茫茫夜空中群星闪耀。

  伏牛山 日 外

  参天古树环抱的山坳里,牛郎手持柴刀披荆斩棘,他用树干和树枝搭建自己和老牛居住的茅草屋。

  山坡上 日 外

  牛郎在杂草丛生的山坡上开辟出一块农田,小溪水从农田旁涓涓流过。

  老牛拉犁,牛郎扶犁。

  牛郎在犁好的地里撒下粮食种子,一粒粒汗水和种子一起掉进泥土里。

  牛郎擦了一把汗,抬头看了一眼蔚蓝的天空,幸福地微笑。

  天空 日 外

  天空飘浮着一朵朵美丽的云彩。

  山坡上 夜 外

  牛郎还在地里劳作,俯卧在田边的老牛发出了低沉的“哞!”声。

  牛郎抬头一看,时候不早了,太阳落山了。

  老牛伴着牛郎回到了小屋。

  茅草屋 夜 内

  老牛安静地躺在牛郎身边。

  山坡上 日 外

  秋天到了,山野一片金色。

  山坡上的农田里,麦粒饱满沉甸甸的,压弯了麦秸,轻风吹来,麦浪一片金黄。

  牛郎手持镰刀,收割着辛勤劳动的果实。

  云锦房 日 外

  两只喜鹊在窗外围绕云锦房“叽叽喳喳”地欢叫着。

  云锦房 日 内

  织女在云锦房里埋头织云锦,喜鹊叫声传来,织女用羡慕的眼神看着窗外的喜鹊。

  天庭 日 外

  鼓乐齐鸣,王母娘娘坐着高抬大轿,在一行随从的簇拥下西行远去,渐渐地消失在云海之中。

  云锦房 日 外

  一仙女轻快地走到云锦房门口。

  仙女:姐姐!姐姐!

  云锦房 日 内

  织女抬走头,惊喜地看着门外的仙女。

  织女:妹妹!

  仙女:姐姐!你受苦了!我们姐妹几个商量好了,准备一起去人间的碧莲池玩耍沐浴。

  织女:千万不可,妹妹!此事若是被娘娘知道了,必是灾祸降下,大难临头,她老人家一定会迁怒牵牛的,如此一来,岂不是罪上加罪,苦上加苦,再想见到牵牛更是渺茫。

  仙女:姐姐莫要担心,娘娘去西方天池沐浴去了,一时半会儿的回不来,我们去人间的碧莲池洗浴一番后就返回天庭,娘娘她是不会知晓的。

  织女:也不知道牵牛现在身处何方?

  仙女:姐姐,不要想那么多了,此次是天赐良机,机会难得,千万不要错过。

  织女望了望窗外,点点头。

  天庭 日 外

  风和日丽,云雾飘渺。

  织女和七个姐妹排成一字形,在云雾中翩翩飞舞,奔向人间。

  天空 夜 外

  圆圆的月亮挂在天上,月光皎洁。

  茅草屋 夜 内

  牛郎坐在小屋里,抬头望着窗外明媚的月光,若有所思。

  老牛俯卧在牛郎身边。

  “牛郎!”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牛郎环顾四周,不见人影,顿生纳闷。

  “牛郎!”又是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牛郎还是不见人影,他觉得很奇怪。

  此时老牛抬起头,又叫了一声“牛郎!”

  牛郎惊喜地看着老牛。

  牛郎:牛大哥!是你在和我说话吗?你会说话了?

  老牛点了点头,老牛又开口了。

  老牛:牛郎,你想娶媳妇吗?

  牛郎脸红了,有些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牛郎:牛大哥莫取笑我了,哪有女子肯嫁给我这个穷小子。

  老牛:牛郎,我本是天上的金牛星,只因触犯天条,被王母娘娘打下人间成了牛形。

  牛郎瞪大了眼睛。

  牛郎:哦!原来你就是金牛星!

  老牛:嗯!明天一早你就去后山仙人洞里的碧莲池,到时洞里会有一群仙女在池中洗澡,你瞅准一件红色的轻裟,然后偷偷地把它藏起来,来找这件轻裟的仙女就是织女,她是天上的织女星,心灵手巧,心地善良,貌美贤惠,天边的彩虹和美丽的云彩就是织女织的,她就是你的媳妇,你们本就是天上的一对,地上的一双,记住了吗?

  牛郎点点头。

  牛郎:记住了!牛大哥!

  天空 夜 外

  皎洁的月亮此时变成了隐约可见的笑脸。

  天空 日 外

  仙女们身姿轻盈,穿过层层云海,飞抵人间。

  仙人洞 日 内

  仙女们伴着美丽的身姿依次飞进了仙人洞中,洞内空旷,怪石林立,洞中有一片碧波荡漾的池水,这便是碧莲池,清澈的池水深不见底。

  仙女们兴奋地在碧莲池上翩翩飞舞。

  碧莲池上层雾弥漫。

  牛郎悄悄躲在一石头背后。

  仙女们在碧莲池上飞舞着,不时地激起一串串珍珠般的水花。

  一件件色彩鲜艳瑰丽夺目的轻裟伴随着仙女们轻盈的舞姿飘落在碧莲池边形状各异的石头上。

  织女的红色轻裟飘落在一根三尺多高外形酷似牧童的石柱上。

  仙女们在碧莲池中嬉戏玩耍,你追我赶,一片热闹欢腾的景象。

  牛郎悄悄地走到碧莲池边,将红色的轻裟拿走。

  正在嬉戏玩耍中的仙女们未发觉牛郎。

  突然间眉心有一红点的仙女开口了。

  仙女:哎呀!时候不早了,回去晚了若是让娘娘知道那就糟了。

  各位仙女此时才意识到时候不早了,纷纷飞离池面,一件件轻裟飘起,披在了各仙女的身上。

  织女在池边焦急地寻找着自己的红色轻裟,她找了一圈,却找不到自己的红色轻裟。

  其他七个姐妹碧莲池上环绕一圈后,排成一字形飞走了。

  看着姐妹们远去,此时织女心急如焚,掉下了眼泪。

  牛郎双手捧着红色的轻裟从石头后面亮出身来。

  牛郎:姑娘!

  织女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男子,长得酷似牵牛,织女惊奇地愣住了。

  织女:你是牵牛?

  牛郎:牵牛?

  牛郎一脸迷惑,突然他恍然大悟。

  牛郎:是啊,我每天牵牛,耕田种地。

  织女:你真的是牵牛哥!

  织女激动的热泪盈眶。

  牛郎:我是每天都牵牛啊!你是织女?

  织女顿时欣喜,她含情脉脉地望着牛郎。

  织女:我是织女。

  牛郎低下头,脸红成一片。

  牛郎:你愿意做我的媳妇吗?

  织女眉目含羞点点头。

  织女:愿意!

  牛郎紧紧地握住织女的手。

  碧莲池里倒映出了俩人的身影。

  茅草屋 日 外

  茅草屋门上贴着红色的“囍”字,两只喜鹊围着茅草屋欢快地叫唤着。

  邻里乡亲送来了红纸包裹的点心。

  门前挂着的两串鞭炮“噼噼叭叭”地燃放着。

  几个顽皮的孩童扒在门口朝门里张望。

  牛郎手捧糖果分发给孩童们,孩童们高声叫嚷,兴高采烈一窝蜂地跑开了。

  孩童:牛郎娶媳妇!牛郎娶媳妇!

  茅草屋 日 内

  织女头盖红布,和牛郎一拜天地,二拜父母,然后互相对拜。

  茅草屋 夜 内

  茅草屋里,烛台上两支红烛将小屋照得通亮。

  牛郎心情激动地揭开了织女的红盖头。

  织女看着眼前的牛郎,含羞幸福地微笑。

  茅草屋 夜 外

  夜空里群星闪烁,茅草屋里油灯熄灭。

  [插曲《相逢》女声响起

  遥遥天上来

  地上喜相逢

  六月风光无限好

  织女配牛郎

  情投意合结成双

  恩爱更缠绵

  织女心灵美

  手巧世无双

  牛郎勤耕作

  岁岁五谷丰

  冬去春来早

  花红柳成行

  鸟语花香心沉醉

  共度人间好时光

  天上人间拆不散

  相亲相爱这一生

  但愿终老在人间

  生生死死不分离

  山坡上 日 外

  牛郎在山坡上的农田里给禾苗松土锄草,禾苗长得翠绿旺盛。

  田边东头的一行南瓜结得大如磨盘,田边西头的两行西瓜个大溜圆。

  茅草屋 日 外

  织女在屋前的小院里纺纱织布,纺轮和锭子飞快地转动着。

  茅草屋前的屋檐下,一对喜鹊搭了一个漂亮的巢,不时地飞进飞出。

  篱笆小院里,几只小鸡“叽叽喳喳”地跟在一只老母鸡身后欢快地觅食。

  太阳快落山了,牛郎肩扛锄具牵着老牛回到了茅草屋,老牛身上驮着两个大南瓜。

  两只喜鹊拍动翅膀,欢快地围绕着牛郎和老牛飞,然后落在老牛头上,老牛仰了仰头,友好地朝两只喜鹊发出“哞——哞——”声。

  茅草屋 日 内

  牛郎还没跨进家门,织女就迎了上来,用自织的毛巾给牛郎擦去脸上的汗水,掸去身上的灰尘。

  茅草屋 夜 外

  屋里点着油灯,织女端上了热气腾腾的饭菜,白面馍和四碟小菜。

  牛郎望着织女傻傻地笑,感到无比幸福。

  田野 日 外

  田野里的庄稼成熟了,棵棵高粱穗粒饱满,山坡上的果树园里,苹果和梨子压弯了枝头。

  田间的野花盛开,五颜六色,姹紫嫣红。

  几只色彩艳丽蝴蝶在花丛中飞舞。

  茅草屋 夜 外

  八月十五中秋节,一轮圆月悬挂在空中。

  邻里乡亲聚集在篱笆小院的大槐树下赏月。

  牛郎手捧自家做的月饼,织女端出自酿的米酒和又大又甜的红枣以及香喷喷的花生,夫妻俩热情地招待邻里乡亲。

  织女往酒杯里斟满酒,双手端给一位七旬老汉。

  老汉放下手中的旱烟,品了一口米酒,笑眯眯地点头。

  老汉:好酒!

  牛郎递上了红枣,老汉尝了一棵枣子,边嚼边点头。

  老汉:嗯!甜!

  老汉捋了捋花白的胡子,如孩童般灿烂地笑。

  一大娘摸摸村姑身上的花布衣服,羡慕的眼神。

  大娘:姑娘,你这身衣裳真好看。

  村姑腼腆一笑。

  村姑:是织女教我织的。

  大娘:织女真是心灵手巧。

  邻里乡亲聚集在牛郎家的小院里,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几个小孩童手里拿着月饼和枣子,欢天喜地在在院子里你追我赶奔跑玩耍。

  天空 夜 外

  浩瀚的夜空,群星闪烁,不时地有流星划过天际。

  茅草屋 夜 内

  里屋传来“哇哇”的婴儿啼哭声,织女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牛郎站在外屋焦急地不知所措,接生婆眉开眼笑地抱着一对龙凤胎从里屋出来。

  接生婆:恭喜了,牛郎你可真有福气,是一对龙凤胎。

  牛郎抱着织女刚产下的龙凤胎,喜不自禁。

  茅草屋 日 外

  一转眼,两个小孩已经四岁了,男孩叫金哥,女孩叫玉妹,两个小孩子身穿红色小肚兜,坐在母亲织女身边玩耍,金哥和玉妹睁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母亲纺布。

  牛郎从地里干活回来了,还没走进院子里,金哥和玉妹口中叫喊着“爹!爹!”欢快地奔跑着迎了上去。

  牛郎衣袋里掏出几只青里透红的杏子,放在两个孩子的手上,两个孩子开心地欢跳,牛郎双手抱起两个孩子,织女从屋里出来,迎接耕作归来的丈夫。

  织女:快下来,爹干活回来累了。

  牛郎憨厚一笑。

  牛郎:不累!

  牛郎放下金哥和玉妹。

  懂事的金哥端来洗脸木盆,乖巧的玉妹拿来了擦脸毛巾。

  织女端上的饭菜。

  茅草屋 夜 外

  牛郎织女一家四口坐在小院里乘凉,老牛静静地俯卧在主人身边。

  金哥好奇地看着天上的星星,一颗一颗地数着。

  金哥:娘,天上有人住吗?

  织女:有啊!那是神仙住的地方。

  玉妹:娘,那神仙住的地方好玩吗?

  织女:那里没有人间好。

  金哥摇着织女的手,急切地问。

  金哥:娘,那天上的星星是神仙吗?

  织女:是啊,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是一位神仙。

  玉妹:娘,那神仙住的地方离我们远吗?

  织女:远啊!

  金哥和玉妹好奇地用手指头数着夜空中一颗颗璀璨明亮的星星。

  灵霄宝殿 日 内

  王母娘娘在灵霄宝殿里摆下了盛大的蟠桃宴会,宴请各路神仙品尝蟠桃和美酒。

  各路神仙喝得酣醉尽兴。

  灵霄宝殿里,各位神仙逍遥快活,王母娘娘兴致很高。

  王母娘娘:来人啊,传织女,为诸位仙尊每人送上一匹七彩云锦。

  众神仙:谢娘娘恩典!

  一小童惊慌来报。

  小童:禀娘娘,锦房内未见织女,不知织女所踪。

  王母娘娘勃然大怒,摔掉了手中的玉杯。

  王母娘娘:莫不是织女又动了凡心,起了邪念,留恋人间,真是旧孽未消,新罪又起,哼!来人哪,速将织女给我拿回天庭!今日我就让你美梦化作云烟!

  天宫 日 外

  天宫外层云翻涌,两名面目狰狞凶神恶煞的天将手握戟钺,脚踏流云,低着头,瞪着大眼,仔细地搜寻着人间万象,蛛丝马迹。

  突然,一天将盯住了牛郎的茅草屋。

  天空 日 外

  天空中乌云密布,狂风骤起,吹得树木“哗哗”作响。

  茅草屋 日 外

  狂风吹得茅草屋摇摇欲坠,一时间天昏地暗,织女几乎睁不开眼,她展开双臂奋力护住自己的两个孩子。

  突然两天将降落在织女面前,挡住了织女的去路。

  天将:大胆织女,鬼迷心窍,竟敢擅自逗留人间,目无天规,本神奉娘娘玉旨,前来拿你问罪。

  织女将金哥和玉妹护在身后。

  织女:求二位仙尊放过织女,我与牛郎已在人间结为夫妻,勤耕苦织,育有一双儿女,织女愿在人间终老此生,望二位仙尊不要拆散我一家团圆。

  天将:放肆!人间仙界,泾渭分明,水火不容,你与人间凡夫结下孽缘,此乃罪不可赫,且与我速回天庭受罚。

  织女:求二位仙尊放过织女!织女感恩不尽!

  天将:大难临头,不知悔改,还在胡言乱语!快快随我回天庭受罚。

  织女:纵然把我化成灰烬,织女还是人间牛郎妻!

  两天将挥舞戟钺,上前捉拿织女。

  织女舞动长袖,与两名天将殊死搏斗,一时间飞沙走石,天旋地转,织女寡不敌众,被两天将制服。

  此时,牛郎赶了回来,看到织女被天神捉住,顿时心急如焚。

  牛郎:织女,我来救你!

  牛郎举起手中的锄具,奋不顾身上前营救织女。

  一天将面对着牛郎,口中吐出一口气,刹时变成一股黑色旋风,将牛郎吹倒在地,牛郎手中的锄具也被旋风卷上了天,消失地无影无踪。

  牛郎被狂风吹倒在地,猛烈的风沙吹得他抬不起头,牛郎头顶狂风,大声呼叫织女。

  牛郎:织女!

  织女万分悲痛,心碎不已。

  织女:牛郎!

  两个小孩哭爹叫娘,牛郎心急如焚。

  金哥:娘!

  玉妹:爹!

  牛郎:两位天神,我与织女夫妻恩爱,生死不离,看在我俩膝下一双儿女的份上,放过织女。

  天将:织女留恋凡间,生儿育女,触犯天条,罪不可赫,待到天庭再作论处。

  牛郎抱住两个小孩,眼睁睁地看着两名天将把织女押上天庭。

  织女望着牛郎和一双儿女,泪如雨下。

  织女:牛郎!照顾好孩子。

  牛郎搂着两个孩子,伤心欲绝。

  牛郎:织女!我的娘子!

  天空 日 外

  两名天将押着织女向天庭飞去,迷雾中织女的袖口悄悄抛下一根白色丝线。

  茅草屋 夜 内

  茅草屋里,两个孩子哭喊着要娘。

  牛郎抱着两个孩子,伤心地抹着眼泪。

  这时,守候在一边的老牛开口说话了。

  老牛:牛郎,我不行了,我死后,你把我的皮剥下来,披在肩上,这样你便能飞上天去追赶织女,就能一家团圆了。

  牛郎:不行不行,牛大哥你与我相依为命,情同兄弟,我怎忍心剥下你的皮。

  老牛:不要再推辞了,追赶织女要紧,孩子不能没有娘。

  牛郎:牛大哥!我……

  老牛:莫要再推辞了,记住了!

  老牛说罢,就闭上眼睛,倒地身亡。

  牛郎摇了摇老牛的身子。

  牛郎:牛大哥你醒醒,牛大哥你醒醒。

  老牛已死去。

  牛郎伏在老牛身上,痛哭不已,两个孩子也哭得更厉害了。

  茅草屋 夜 外

  一轮弯月挂在天空上,弯月不时地被乌云遮挡。

  牛郎在自家茅草屋后埋葬了金牛,他给金牛砌了高高的坟丘。

  墓碑上书写着“牛大哥之墓”

  茅草屋 夜 外

  牛郎穿上牛皮,挑着两个箩筐,左边箩筐里安放着金哥,右边箩筐里安放着玉妹。

  牛郎挑着担子,站在金牛坟前,挥泪告别金牛。

  牛郎:牛大哥,我走了,你多保重!

  说罢,牛郎挑着一双儿女趁着夜色飞上了天。

  天空 日 外

  天空中云雾弥漫,层云翻滚,牛郎飞快地穿过层层云雾。

  牛郎在茫茫云海中失去了方向,他左右张望,突然他看到一要白色的丝线,牛郎眼睛一亮。

  牛郎:这一定是织女留下的。

  牛郎顺着丝线的方向,迅速追赶。

  牛郎飞得越来越快,他看到了织女。

  牛郎高声呼唤织女。

  牛郎:织女!我来了!

  箩筐里的一双儿女看到了妈妈,大声呼唤着“娘!娘!”

  织女回过头来,她看到了牛郎和一双儿女,两天将面目凶狠地押着她,她想挣脱却挣脱不了。

  织女:牛郎!我的孩子!

  牛郎勒紧披在身上的牛皮,加快了速度,向织女飞去。

  此时,王母娘娘踩着祥云从天边飞来,她见牛郎挑着一双儿女追赶织女,顿时面露怒色。

  王母:大胆!莫非是要追到我的灵霄宝殿不成!岂有此理!

  王母娘娘一甩宽大的长袖,天空中顿时乌云密布,雷电交加。

  一个雷电划破天际,雷声震耳欲聋,电光闪烁,响雷打得牛郎在空中翻了个转,但牛郎毫不犹豫,没有丝毫胆怯,仍然紧追织女不舍。

  牛郎追赶上了织女,他向织女伸出右手。

  牛郎:织女!

  织女也向牛郎伸出了手。

  织女:牛郎!

  牛郎和织女的手即将握在一起。

  王母娘娘见状勃然大怒。

  王母娘娘:哼,真是淫邪缠身,到了天庭还凡心不死,竟敢把金梭抛下指引方向,我让你后悔莫急。

  织女:娘娘,求求你大慈大悲放过织女,我与牛郎已成婚配,织女愿在凡间终老一生,就是化作灰烬也是牛郎妻。

  王母娘娘冷笑一声。

  王母娘娘:你叛逆天庭,私自下凡偷结孽缘,留下孽根,坏我天规,实乃罪不可恕!我要让你们永生永世天各一方,饱尝相思之苦。

  王母娘娘拔下发髻上的一根银簪,用手顺势朝天空一划,顿时在织女和牛郎之间出现了一条银河,河水波涛汹涌。

  银河 日 外

  牛郎挑着担子,突然一条银河挡在他面前,牛郎正欲飞过河去,此时一个浪头将牛郎打了回来,牛郎再试,仍然被接踵而来的浪头打回岸边。

  银河渐渐地越来越宽,牛郎和织女被相隔地越来越远。

  牛郎被宽广的银河阻挡,过不了河,急得直跺脚。

  王母娘娘冷笑一声,心满意足地驾着祥云扬长而去。

  银河东面的织女遥望银河对面的牛郎,泣不成声。

  牛郎望着银河东面的织女,伤心地抹着眼泪,牛郎身边的金哥和玉妹还在不停地叫喊着“娘!”。

  天空 夜 外

  一条长长的银河由南向北横贯夜空,银河东面的织女星与银河西面的牛郎星隔河相对,遥遥相望,牛郎星左右各有一颗小星星与其形影不离。

  白茫茫的银河云雾飘渺,牛郎星和织女星散发着耀眼夺目的光芒。

  天空 日 外

  天空阴沉沉的,漂下丝丝细雨,汇成白茫茫的一片。

  茅草屋 日 外

  雨水滴落在屋檐上,溅起的水花洒落在檐下喜鹊窝里的一只喜鹊头上,喜鹊晃了晃头,甩去头上溅落的水花。

  一对喜鹊围绕着茅草屋飞了三圈,然后展翅向天空飞去,不远处的树林里有三三两两的喜鹊陆续飞来,跟着这对喜鹊飞向天空。

  天空 夜 外

  宽广的银河横亘夜空,牛郎星和织女星遥遥相望。

  越来越多的喜鹊跟在这对喜鹊身后向天上飞去,飞上了银河,渐渐地排成了一条长龙,跨过银河。

  银河 日 外

  银河上空形成了一座由喜鹊聚集成的鹊桥,如同彩虹一般宏伟壮丽。

  牛郎和织女相向而奔。

  牛郎和织女在鹊桥上相遇,俩人紧紧相拥,喜极而泣,热泪盈眶。

  灵霄宝殿 日 内

  王母娘娘威严地端坐在高台上,一小神前来禀报。

  小神:娘娘,大事不好了,银河上出现了一座鹊桥,织女和牛郎在鹊桥上相会了。

  王母娘娘:知道了!

  王母娘娘抬眼望了望。

  王母娘娘:死心踏地,不知悔改,就由他们去吧!

  天空 日 外

  天边是一道道瑰丽的彩虹,迸放出万丈光芒。

  牛郎担着一双儿女偕织女幸福地向彩虹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