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
当前位置:就爱相声网 > 曲艺资讯 > 相声剧本 > 经典对口相声剧本《飞行时代》

经典对口相声剧本《飞行时代》

发布时间:2017-12-16    点击:
    甲:大家好!不好意思来晚了。
 
    乙:你怎么又来晚了?
 
    甲:路上堵车,没办法。
 
    乙:现在的交通状况的确是不太好。
 
    甲:是不好,我觉得用一句诗来概括再恰当不过了。
 
    乙:哪句呢?
 
    甲:少小离家老大回。
 
    乙:嚯,再出去一趟估计就回不来了。
 
    甲:路上的车太多了。我昨天晚上九点就出门了,可还是迟到了。
 
    乙:再早点就好了。
 
    甲:出门时我背了四瓶矿泉水,五个大面包,六个花卷儿,七个鸡蛋,和八块臭豆腐。
 
    乙:带这么多吃的?
 
    甲:是怕路上拥挤堵车停留时间长了饥渴难熬,提前做的准备。
 
    乙:那现在这些东西呢?
 
    甲:已经(指自己肚子)完成它们的历史史命了。
 
    乙:嚯!装得下吗!
 
    甲:这一大天呢,不是一次进去的。
 
    乙:是呀,一次进去你就得进医院手术去了!
 
    甲:都是因为堵车嘛!
 
    乙:这是世界性难题。
 
    甲:忍耐点吧,不过二三十年后就不会这么堵了。
 
    乙:真的?
 
    甲:那时候开车的就少了,全都开飞机了。
 
    乙:开飞机?
 
    甲:对啊,汽车这东西就成为穷人的代名词了,你要是开汽车出去人都不愿和你说话。
 
    乙:是啊!
 
    甲:那时候小汽车都不用上牌照,也不上保险,因为太便宜了,路边有都是九成新的宝马奔驰          什么的。车钥匙还在上面呢,也没人偷。
 
    乙:不值钱啦!
 
    甲:真要是偷就两种人。
 
    乙:哪两种?
 
    甲:有一种是为了兴趣爱好;另一种是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
 
    乙: 属于精神不正常的。
 
    甲:你想这玩意和白菜一个价,那他还偷不是精神不好吗?
 
    乙:也是的。
 
    甲:反正是路面上开的车少了,自然就不堵了,满天都是飞机啊,你要是有一把弹弓往天                  上:“啪”一下!就可能打下来一架。
 
    乙:太夸张了吧!
 
    甲:不光是数量多,飞机的种类和型号也非常的多,有大排量的、有小排量的;有带T的,有             自然吸气的;有一厢的、有两厢的、有三厢的;有电打火的、有手摇的;有带盖的、有             敞篷的;有挂档的、有无级变的;反正各种款式应有尽有。
 
    乙:就象汽车安俩膀!那飞机起飞怎么办?
 
    甲:都是直起直落,不用跑道。
 
    乙:这么先进?
 
    甲:那当然了,你担心的不该是起飞的问题,该担心的是机位和驾照的问题。
 
    乙:机位和驾照?
 
    甲:考驾照不是很难,但是有点危险,一般人在考之前都会买一份保险。
 
    乙:哟?
 
    甲:首先是笔试。一些空中的交通规则。然后就是上机操作,侧位停机,移库尾库什么的。再         然后就是实际驾驶了,其中最后一项叫“限速洞”
 
    乙:听着又有点耳熟。
 
    甲:一座大山,人为地开个和飞机差不多大的洞,飞机加翅膀十米宽。
 
    乙:那洞呢?
 
    甲:直径五米五。
 
    乙:比飞机还小!
 
    甲:考试者只要能飞过去就通过,如果飞不出去,那就只能下辈子了!
 
    乙:除非找人走后门,要不一个也过不去。(起哄)
 
    甲:不能补考。
 
    乙: 对,都机毁人亡了,还补什么了?
 
    甲:这样残酷的考试其实只为了一点--确保有驾照的人都是高手,而不是杀手。
 
    乙:这倒是真的。
 
    甲: 有了驾照,买一驾你喜欢的飞机,你就是会飞一族了!
 
    乙:嘿(高兴状)!多带劲!
 
    甲:早上起来你掏出钥匙一按,“笛笛”两声(汽车防盗器的声音)。
 
    乙:听着很耳熟。
 
    甲:这是你以前汽车上的防盗器。
 
    乙:我倒省钱。
 
    甲: 上机系好安全带,调整好后视镜,点火,打开收音机,挂档,松手刹,踩油门,这就起飞          了!
 
    乙:这一套动作我都很熟。
 
    甲:你开车也这么开?你太前卫了。
 
    乙:谁都这么开。
 
    甲:慢点开,小心为妙。
 
    乙:对。
 
    甲:谁要是按喇叭你就给人让一让。
 
    乙:刚会开,开的慢没办法。
 
    甲:要是不想让人按喇叭也有办法。
 
    乙:什么办法?
 
    甲:写字呗。
 
    乙:写字?那写什么呢?
 
    甲:在机尾贴上一张白纸,上面写上“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乙:好嘛!
 
    甲:知道你是新手就让你了。
 
    乙:都怕刮着。
 
    甲:天空中没有建筑物,开起来特别的省劲。
 
    乙:视线好。
 
    甲:不过还别太得意,对于驾驶员还是有约束的。
 
    乙:不随便飞啊?
 
    甲:随便那不乱套了。
 
    乙:你说的对。
 
    甲:飞行道被分成了好几层,有什么小型飞机道、大型飞机道、重型飞机道、高速飞机道、超           高速飞机道等等,每一层又做了很细的划分,利用高科技画出了隔离带,限速标志,画             出哪里不可以左转,哪里不可以右转,哪里单行,哪里只准客机走等等,到那时你就会             感叹,啊!什么是高科技?
 
    乙:什么是高科技?
 
    甲:髙科技,就是很高的地方也有科技!
 
    乙:这么解释呀?
 
    甲:这还不算,空中还有加油站。
 
    乙:空中加油站?
 
    甲:九二的,九五的,柴油,加气什么都行。
 
    乙:飞机还改气的?
 
    甲:省钱嘛,加完油,来,给我开发票。
 
    乙:我还能报销。
 
    甲:(学加油站工作人员的声音)不开发票给你瓶矿泉水行吗?
 
    乙:这是加油还是吃饭呢?
 
    甲:除了这些还有空中交通警察一直在巡逻,抓着违章驾驶的一律重罚。
 
    乙:那可得注意,这“本儿”可是冒着生命危险考来的。
 
    甲:前面的飞“A123456靠边停机”.
 
    乙:遇上警察了,那就靠边停吧。
 
    甲:驾照拿来,嘿!姓侃,呌侃大山,好,来哈一口。
 
    乙:查酒驾。
 
    甲:你张开口刚一哈,警察差点没吐了。
 
    乙:我也没喝酒啊。
 
    甲:是没喝酒,一股臭豆付味!
 
    乙:这是你哈的还是我哈的?
 
    甲:这时候对讲机说话了。
 
    乙:说什么?
 
    甲:一个二楼的房盖被砸露了。
 
    乙:怎么回事呢?
 
    甲:刚才你顺手把一个喝剩一半的矿泉水瓶子和一块臭豆腐半个面包给扔了,结果把一个小二楼的房盖给砸露了。
 
    乙:瞧瞧,天上抛物多危险!
 
    甲:还好没砸着人,扣三分,罚200,外带赔人一房盖,下次注意,多玄!
 
    乙:太大意了。
 
    甲:开完罚单接着开。
 
    乙:这回小心点。
 
    甲:没飞一会后面又喊了,飞A123456靠边停机。
 
    乙:又遇上警察了。
 
    甲:知道为什么让你靠边停机吗?
 
    乙:不知道,该扔的我都扔完了,就剩座椅了。
 
    甲:今天几号?
 
    乙:今天?今天?六号。
 
    甲:六号,你尾号是六,这条线今天限行。
 
    乙:你看看…
 
    甲:又被扣了三分,罚了200块。
 
    乙:呵呵,没剩几分了,我可不能得瑟了?
 
    甲:不怕,还有六分呢!
 
    乙:闯一个红灯就没了。(下面起哄)
 
    甲:到了单位,这下坏了,没机位,在空中干打转,停不了机啊。
 
    乙:没准备。
 
    甲:绕着单位飞了七十多圈,最后在距离单位80公里的地方找到一个机位。
 
    乙:比我家还远。
 
    甲:下车一按钥匙的自动泊车键,车就稳稳当当的尾到了机位上了。
 
    乙:嘿,太先进了。
 
    甲:这时过来两个彪形大汉,一伸手,一人十块,俩人二十。
 
    乙:这是什么钱?
 
    甲:刚才泊车的钱。
 
    乙:刚才是俩人给推进去的?不是我自己倒过去的?
 
    甲:你刚学会开车,尾库不是尾不明白吗!
 
    乙:那我还按一下什么自动泊车键,直接喊一噪子不就得了吗?
 
    甲:飞机停到位了,“笛笛”两声。
 
    乙:又来了。
 
    甲:然后你偷了一辆路边的车开到单位去上班。
 
    乙:我是精神病啊?(台下起哄)
 
    甲:你自己说的。(坏笑)
 
    乙:你刚才说的,什么是我说的?80多公里?我直接开车从家走好不好?
 
    甲:那能一样吗?
 
    乙:是不一样,没这么费劲。
 
    甲:走路一定要当心。
 
    乙:为什么呀?
 
    甲:有一句说别人脑袋不灵光的话。
 
    乙:哪句话?
 
    甲:你脑袋让飞机膀子给刮了?
 
    乙:相当于骂人的话。
 
    甲:到时候这话就是一句中性话,不褒也不贬。
 
    乙:是吗?
 
    甲:因为到处停的都是飞机,一个不留神,当!
 
    乙:刮着了。
 
    甲:医院专门成立了一个科室。
 
    乙:叫什么科室?
 
    甲:当当科。
 
    乙:嚯!这是象声词啊!怎么还两下?
 
    甲:走得太快一下撞上了,晕了,往后又倒两步,后脑撞后面的飞机膀上了。
 
    乙:这还让不让我活了?
 
    甲:到处都有提示标语,“小心飞机膀子!”.
 
    乙:都撞完了还提示什么呀?放心吧,我说什么也不去那当当科。
 
    甲:到了公司了,下午两点了。
 
    乙:赶上上夜班了,上不了一会我还得开车找我那飞机去。
 
    甲:刚一坐下,老板远在千里之外的地方给你打来电话。
 
    乙:说什么?
 
    甲:他早上走的时候把文件落厕所里了,让你现在马上给送去。
 
    乙:光顾看报纸了,看他落那地方,也不知道现在还能剩几页。
 
    甲:千里之外啊?
 
    乙:这歌我听过。
 
    甲:那是要上高速的,你一新手肯定不行。
 
    乙:在市区还按我喇叭呢。
 
    甲:赶紧给出租车公司打电话定车。可是一直占线。
 
    乙:生意太好了。
 
    甲:于是你跑到了公司的天台上。
 
    乙:上那干什么去。
 
    甲:打的。
 
    乙:上那上面打的?
 
    甲:从天上看人太小了根本看不见。
 
    乙:那是。
 
    甲:于是你找来柴火,点着了这痛扇啊。
 
    乙:这是要吃烧烤啊?
 
    甲:这叫放狼烟。
 
    乙:这个费劲。
 
    甲:放完了狼烟,你脱下大衣就是一顿摇啊。
 
    乙:抽风啊这是。
 
    甲:伴随着浓浓的黑烟,你一边摇着手中的衣服一边大喊TAXI,TAXI.
 
    乙:太累人了。
 
    甲:那时候打的都这样。
 
    乙:消防队员可累坏了。
 
    甲:你还别说,还真过来一架。
 
    乙:这招还真管用。
 
    甲:你一步迈上去,气喘吁吁的对司机说,走一号高速,打往返。
 
    乙:省点钱。
 
    甲:“好嘞!”司机答应了一声飞机就升起来了,等升到了一号超高速跑道层,司机按下了计价           器,这时从计价器里传来“乘客您好,欢迎您乘座XX的士,基础价250元…”
 
    乙:怎么还这个数。
 
    甲:没等听完,飞机就已经进入高速行驶的状态了,这时你感到身体有点飘,而且想起了你的          父亲母亲和要好的朋友,最主要的是你走得太匆忙,没有买保险!
 
    乙:这是挣命啊。
 
    甲:等完成任务回到单位,你的腿都软了。
 
    乙:能不害怕吗?
 
    甲:这是长途,如果是短途就好多了。
 
    乙:有什么区别?
 
    甲:短途就不用TAXI了,有airplaneBUS
 
    乙:公共飞机。
 
    甲:对,多少路都有,五六分钟就一驾,不用拿什么身份证,直接上飞机,自备零钱,投多了         还不找零。
 
    乙:那也挺方便。
 
    甲:飞机一起飞就开始广播了:各位乘客你们好,欢迎乘座本次飞机。
 
    乙:确实头一次坐。
 
    甲:飞机在飞行过程中随时有刹机,让机,汇机的可能请您站稳扶好。
 
    乙:这是在地上还是天上啊!
 
    甲:请不要吸烟,吐痰,乱扔果皮杂物。
 
    乙:注意卫生。
 
    甲:如果您身边站有老、弱、病、残、孕及抱小孩的乘客请您给他们让个座。谢谢!
 
    乙: 不全坐着哇!
 
    甲:都有座上哪赚钱去啊?
 
    乙:赚钱不要命了!
 
    甲:广播里说完,空姐走过来了
 
    乙:还有空姐?
 
    甲:飞机能没空姐吗?每一个都是一米七以上的大高个,说出话来特别的温柔。
 
    乙:都说什么?
 
    甲:(用很粗很粗而且很横的声音)请携带宠物的乘客抱好手里的鸡,别让它乱飞,屁股后面         都套个塑料袋,别把鸡粪弄得到处都是,罚款啊。
 
    乙:嚯!
 
    甲:那个老爷们把你那鞋穿上,这味,没看你边上的同志都晕死过去了吗?
 
    乙:太放松了。
 
    甲:后面的老爷子把烟掐了,要不把你扔下去了。
 
    乙:一根烟引发的血案。
 
    甲:老爷子不乐意了,我这刚点着,才抽一口。
 
    乙:心疼了。
 
    甲:空姐上去一把就把烟给抢过来了,然后掐着腰说:“咋这没素质呢,你以为飞机里就你一          个人啊”(然后一边说一边做吸烟的动作)
 
    乙:她给抽了?这是空姐还是女流氓啊?
 
    甲:后面过道的大袋子是谁的,补张票。
 
    乙:超重了。
 
    甲:一位老哥忙起来,补嘛票,上次拿的比这个还大的袋子都没补,不补。
 
    乙:还挺横。
 
    甲:空姐瞪一眼,扭头走了。跑到前面跟机长聊天去了。
 
    乙:都聊什么呢?
 
    甲:今晚咱去哪儿吃啊?
 
    乙:都挤成这样的了还惦记吃。
 
    甲:机长也说了,就知道吃。今天的任务还没挣够呢,快去机舱口再喊喊。
 
    乙:喊什么呢?
 
    甲:有座有座。
 
    乙:真能撒谎,坐云彩上啊?
 
    甲:这时候广播又响了,前方到站潘家园,请下机的乘客往后面走,准备跳机。
 
    乙:自杀啊?
 
    甲:离地面有点高。上机的乘客往后面走,先下后上,别挤别挤,关门,走。
 
    乙:比那TAXI还危险呢?
 
    甲:到那时出国就不算什么了,全世界随便飞。
 
    乙:那感情好。
 
    甲:前方到站莫斯科,请下机带好自己所携带的物品往后门走准备跳伞,下次乘机我们再见。
 
    乙:见不见得着两说呢?
 
    甲:这时有人着急了,师傅,路过哈尔滨给踩一脚。
 
    乙:踩一脚!?
 
    甲:就听见广播声说:十分钟后哈尔滨站就到了,请您后门跳机!
 
    这时候要到哈尔滨下的那位等不及了,不行,我着急,谢谢你了!司机也好说话,我给你           开一下后门,你看着点跳,今天有风。
 
    乙:别给刮到松花江里去。
 
    甲:说着话这位拿起降落伞包一背就奔后门下去了
 
    乙:真着急了。
 
    甲:这时候有人不干了。
 
    乙:谁啊?
 
    甲:一个学生家长。
 
    乙:和他有什么关系。
 
    甲:换你你也得急呀。
 
    乙;怎么?
 
    甲:那位把他孩子的书包背下去了!
 
    乙:咳,背错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