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
当前位置:就爱相声网 > 相声剧本 > 经典搞笑相声剧本《老汉等车》

经典搞笑相声剧本《老汉等车》

发布时间:2018-01-06    点击:
        人物
        赵大叔:年龄60岁左右,初次到深圳探亲;
        深圳小伙:年龄35岁左右。
        场景
        公交站台,站牌上面写“牛都急”,站台广告牌用电子显示屏制作。
        道具
        赵大叔头戴赵本山式毡帽,一个较大的蛇皮袋和一个中号的旅行包。小伙手拿一个手机。
        (赵大叔不带道具,一边摇头晃脑往台中间走,一边嘀嘀咕咕。)
        赵大叔:立体天桥像迷宫,恐怖分子都转晕;公交专车套路深,乡下老汉头发懵。
        (小伙从对面往台中间走向赵大叔。)
        小伙:赵叔,您在嘀咕啥呢?
        赵大叔:我在背台词。你来得正好,还缺个角呢,你就陪我练练吧。
        小伙:练什么呢?
        赵大叔:现在各行各业都讲“万众创新”,我们今天也来一段形式新颖的相声
        小伙:怎么个新法呢?
        赵大叔:就是把小品与相声两种艺术形式相结合,借用小品的一些表现手法来表演相声,暂且叫小品相声。
        小伙:听上去挺新鲜,说的是啥内容?
        赵大叔:这次说的是一位乡下老汉初次来深圳,因为不熟悉交通所遇到的尴尬,你就演深圳小伙。
        小伙:好啊,我就陪老太子读一回书。
        赵大叔小伙:我们先准备准备。
        (两人散开,稍后,赵大叔双肩分别挎一个较大的蛇皮袋和一个中号的旅行包,来到“牛都急”站等公交车。)
        赵大叔:来深圳之前,有位老江湖提醒我:农民初次到大城市要过“三关”--坐车,找厕,防毛贼 .我从后往前说,第一关,好过!电视里有裤裆藏雷神功,老汉我有裤裆藏钱妙招,就算你是偷天大毛贼也是老虎见了刺猬--下不了手。第二关差点出了大洋相,当时憋得我几乎尿失禁,就在千钧一发不可收拾之际,一个保安兄弟指点我进超市解决了问题,真悬!要不然钞票就“泡汤”了。眼下第三关,还真把我憋住了。
        (赵大叔头偏向左边,像在盼着什么,很着急的样子。小伙走到赵大叔身边。)
        小伙:赵大叔您好,需要什么帮助吗?
        (赵大叔好像没听见,头也不回。)
        (小伙走到赵大叔左边,又说了一遍)。
        (赵大叔这才慢慢转过头来,原来是等久了,颈部有些僵硬。)
        赵大叔:你不用那么大声,我听得见。
        小伙:那您是-,落枕了?
        赵大叔:没有啊,还不是等车闹的,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这时,一辆372J公交车开过来了,赵大叔赶紧招手,公交车没有停就开过去了,此处用公交站牌投影加汽车声表示。)
        赵大叔:哎,都过去好几趟了,就是不停车,别说人急了,牛都会急。小伙子,向你打听个事。
        小伙:您有啥事?
        赵大叔:敢情深圳的公交车也认生啊,怎么一趟都不停?是不是看我是乡下人?
        小伙:您要坐哪路车啊?
        赵大叔:3721路。
        小伙:赵大叔,这儿没有3721路,只有372J路。
        赵大叔:对对,我就是要坐372……
        (回头看看公交站牌。)哦,是372勾路。
        小伙:您打牌呢。
        赵大叔:书读少了,认不得洋码字。
        小伙:刚才您误会了,不是公交欺生,这趟是快线。
        赵大叔:乡下也有卖营养快线的,怎么公交也有快线?
        小伙:您真逗,这快线跟营养快线两码事,就是走高速,为了安全,坐满了就不停的。
        赵大叔:那要啥时才坐得上车?
        小伙:您这会儿正赶上交通高峰,能不能坐上还真说不准。您如果坐高铁来,兴许就错开高峰了。
        赵大叔:儿子起先是给我订了高铁,我听说要贵大三百,就换成了低铁,反正我不赶时间,省下三百来块,给孙子买只大龙虾多实在。
        小伙:您还挺会打算嘛,不过在深圳,三百块买不到大龙虾,买小龙虾还差不多。
        赵大叔:深圳的小龙虾这么贵啊,我前一阵子跟老王进县城,硬被他拉到馆子里吃了一顿小龙虾,老大一脸盆加几瓶啤酒才花了不到一百块。
        小伙:这是深圳,物价肯定比小城市贵啦。
        赵大叔:难怪听人说,到了深圳才知道钱少,到了北京才知道官小,到了广州才知道胃不好,到了东莞才知道身体不好。
        小伙:您是第一次来深圳吧,怎么不叫您儿子接您呢?
        赵大叔:儿子前天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要出差(读差cha)去落汤鸡。
        小伙:您说的是美国的洛杉矶吧?不是落汤鸡。
        赵大叔:落汤鸡,洛杉矶,听上去差不多嘛。
        小伙:您儿子是高管吧?
        赵大叔:高不高我搞不懂,反正他是出息了,在一家大公司当总督。
        小伙:不叫总督,叫总监。
        赵大叔:监督监督,监督不分家嘛,意思还不是一样的。要是在旧社会,不是达官贵人,哪能住上王朝大公馆,听着这名字就感觉气派。
        小伙:赵大叔,现在这大公馆啊,跟旧社会不一样了,就是一个楼盘的名字,我也住那里。
        赵大叔:你们城里人就是会忽悠,装得下一村子人的院子也叫什么大公馆,巴掌大的地也好意思叫什么广场,天安门广场那才称得上叫广场,多气派啊。
        小伙:您还挺有见识嘛。
        赵大叔:啥狗屁见识,连个公交车都坐不上。
        小伙:您别急,我替您叫定制专车。
        (小伙欲马上操作手机。)
        赵大叔:别、别叫,我这把老骨头,哪里还经得起“砖车”的折腾,前些年当搬运工时倒是经常坐砖车。
        小伙:赵大叔您别担心,这专车跟公交车是一样的,也是走高速,一站到达,比普通公交快多了
        赵大叔:那就谢谢你了。
        (小伙低头操作手机,一小会儿,抬头。)
        小伙:搞定了,十分钟就到。
        赵大叔:我看公交车每趟都是满满当当的,你们城里人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挤车吗?
        小伙:如果是关内上班住在关外,每天来回差不多要花2、3小时吧。
        赵大叔:瞧你们城里人折腾的,功夫都耽误在路上了,要是这么长时间,我拉上几头牛放地里都吃饱了。
        小伙:这年头还养耕牛啊?
        赵大叔:现在还有谁用耕牛,基本上都是机耕了。
        小伙:那您养牛是干啥呢?
        赵大叔:你们城里人啥都可以定制,你赵大叔这牛也是定制的,养的都是好吃的黄牛,我那城里的亲戚,同几个朋友合伙,每年先给我两千块定金买牛犊,到春节前我就把牛宰了给送去。
        小伙:您还挺有经济头脑嘛。
        赵大叔:你们城里人都在天天向上,我们农民也得与时什么进来着?
        小伙:与时俱进。
        赵大叔:对,是这个词。城里也有不如乡下的,你们成天囔囔这个有毒,那个不安全,海鲜是药泡的,牛肉是打水的,奶粉是放碳酸氢铵的,农民都知道碳酸氢铵是给庄稼用的肥料,哪能给人吃呢,娃儿吃了还不是光长脑袋了,哪能不变成大萝卜头。
        小伙:赵大叔,不是碳酸氢铵,是三聚氰胺。
        赵大叔:管它是铵还是胺,咱就图个吃得心安,你说是不?
        小伙:您说得太对了。看您大包小包的,一定带了不少土特产吧?
        赵大叔:可不是嘛,我带的都是自己整的无毒无害土产品,腊肉是用碎米熏的,可香了,扁粑是用野生草药加糯米做的,对付大吃大喝消化不良比药还管用,还有河沟里捞的火培鱼,毛主席最爱吃了。
        (赵大叔边说边打开编织袋,拿出一个外面用网袋包住的小竹篮,里面放着满满的鸡蛋,赵大叔把鸡蛋递到小伙手里。)
        赵大叔:小伙子,今天多亏了你,我也没别的好感谢,送篮土鸡蛋你尝尝鲜。
        小伙:您太客气了,我也没帮什么忙,怎么好意思呢。
        赵大叔:我跟你说,我养鸡是放到林子里吃虫子和青草,是真正的走地鸡,鸡蛋吃起来可香了。你们城里人吃的那些个土鸡蛋不地道,都是土鸡吃饲料下的蛋,带激素的,听说女人吃多了会长胡子。
        (这时,站牌上出现“大狗”定制巴士的身影。)
        小伙:赵大叔,车到了,上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