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
当前位置:就爱相声网 > 相声剧本 > 对口相声剧本《要脸》

对口相声剧本《要脸》

时间:2018-01-11    点击:
        甲:请问你要脸吗?
        乙:我要脸干嘛呀。
        甲:你不要脸了!
        乙:你才不要脸呢,怎么说话呢?一见面就让我不高兴。
        甲:是你说不要脸的。
        乙:我还以为你是买脸的呢。
        甲:你不要脸……
        乙:别说了,我没说不要脸!
        甲:我是说我不想要脸了。
        乙:你干嘛不要脸了?人得要脸那多光彩呀!
        甲:要脸我就没钱花呀
        乙:这么说你真是买脸的,靠买脸挣钱花呀?就你这张脸?
        甲:就我这张脸买了也没人要是吧?
        乙:应该是吧!我是不敢要。
        甲:买什么脸啊,实话告诉你吧,我是抹下面子来挣钱花的。
        乙:这不是跟买脸是一样吗,你是做什么的?
        甲:我是做什么的,哎!这还得从几年前说起呀!
        乙:这不要脸的还有故事呢。
        甲:想当年咱也是一帅哥,这个、这个……(做左右都有人的动作)
        乙:这个、这个是什么?
        甲:也就是身边朋友也不少。
        甲:哥们朋友多。
        甲:都是女的。
        乙:追你的女朋友挺多。
        甲:后来我就选了个最漂亮的当了媳妇。
        乙:真有福气,娶了个漂亮媳妇。
        甲:媳妇娶了可家里没钱花呀!
        乙:娶了媳妇那钱呢?
        甲:钱花了,借的。
        乙:借钱娶媳妇啊。
        甲:没钱也能娶上媳妇,这也是能奈。
        乙:这也是能奈,是不要脸了,你媳妇现在还好吗?
        甲:好着呢,为了还债,媳妇就出国了。
        乙:媳妇去国外挣钱还债,还好着呢。
        甲:你说不好她也不回来吗?
        乙:不回来了!
        甲:弄的我单着好几年。
        乙:活该!这欠债怎么能让媳妇去还,应该你来还。
        甲:我拿什么还呀。
        乙:你也应该做事挣钱啊。
        甲:这个我也想过、想过、想过……
        乙:你这是要睡着了怎么的?
        甲:我就这么想啊、想呀、想呀……
        乙:这又要来一觉,你想出来没有。
        甲:一年后我终于想出来了
        .乙:哇!想了一年,这可是深思熟虑,想出什么宏伟的计划来了。
        甲:我想去当保安。
        乙:哦!想了一年就想出这主意了?
        甲:不是我想的,大家都说这保安好当,什么人都能干。
        乙:这当保安也不是什么人都要,那些不负责任的,负不了责任的不能要,不管怎么着你也想到了你能做的事,那就去做吧。
        甲:我是去了,又回来了。
        乙:你又回来干什么?
        甲:我辞职了。
        乙:你干了多久就辞职了。
        甲:也没多久,试用期没过。
        乙:你们那试用期是多久哇。
        甲:三天。
        乙:三天没过你就不干了。
        甲:你那么大声干嘛?
        乙:我是感到诧异!
        甲:我不能在那干了,男子汉是有骨气的。
        乙:你都这样不要脸了还要骨气呢,不 是,那为什么不干了。
        甲:是这么回事,那天,那个经理过来跟我说,小林啊,我们这可不是养爷的地方,你还是找个比这更舒服的地方去吧。
        乙:我听出来了你那不是辞职,是被辞退了。
        甲:不让干就不干,反正我还不想干呢。
        乙:这才是你真实的目的,你是不负责,也负不起责的人。
        甲:我是挺负责的。
        乙:你负责为什么还会被辞退了?
        乙:那个经理说了,你小子够牛的,上班酒气熏天嘴里还叨着个烟。
        乙:上班不能喝酒,不能抽烟你不知道吗?
        甲:我喝酒是在家喝的,抽烟也是背着别人抽的,你说他是怎么知道的,j是谁举报的呢?
        乙:别瞎想了到处是监控,还能不知道。
        甲:不让干就不干,我再想办法。
        乙:你赶紧再想什么办法吧,再不抓紧想办法你媳妇就不是你媳妇了!
        甲:这个我不着急
        乙:你不着急我着急啊!
        甲:你着什么急?
        乙:我是替你着急呀!
        甲:那你就不用着急了,你是得不到了。
        乙:我得什么到哇,我这不是为你考虑的吗。
        甲:我也得不到了。
        乙:那就这么拉倒了?
        甲:嗯!
        乙:这都让你给逼的。
        甲:当时她说为了出国办个假离婚,谁知道她出去就玩真格的了。
        乙:住家过日子没有钱不行啊,快点想办法挣钱吧。
        甲:是得要挣钱,我得好好想想干什么才能挣钱呢?我一边喝酒一边吸烟,一边吸烟一边喝酒……
        乙:这都是什么毛病,是想办法还是想作死呢?
        甲:我就这么想了半年。
        乙:半年又过去了,想出好办法了。
        甲:不行!
        乙:怎么又不行了,这半年就白想了。
        甲:好事多磨,我得多琢磨琢磨。
        乙:别光想着琢磨,得要拿出实际行动来。
        甲:你说的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一边喝酒一边吸烟,一边……
        乙:一边呆着去吧,什么一边喝酒一边吸烟的,赶紧想正事。
        甲:就这样又过了七八个月。
        乙:这就想一年多了,别光在那想了出去走走,见见世面兴许能有办法。
        甲:你还别说我出去这么一溜达,还真有办法了。
        乙:你看看,走出去海阔天空,才能有更多的机会。
        甲:那天我看四下没人。
        乙:哎,等等,你这要偷东西怎么的?
        甲:偷什么东西,我这些年虽然缺东少西没吃的,那违法的事坚决不能干。
        乙:还有点觉悟。
        甲:看四下没人,我来到一棵小树下。
        乙:哎,这样也不行啊!
        甲:怎么又不行了?
        乙: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可不能干那傻事。
        甲:干什么傻事,不就是一棵拇指粗的小树吗。
        乙:我还以为你要上吊呢。
        甲:上什么吊,我有那么轻吗。
        乙:你也没有那么重,那你奔那小树下去干什么?
        甲:我看四下没人,走过去“咔嚓”就把那棵小树掰断,折成了一米多长的一根棍。
        乙:刚栽上去的树就让你给折了,这毁树也是犯法了啊。
        甲:当时没想那么多,我刚折好这根棍,你说怎么这么巧。
        乙:让人把你逮着了,这是自作自受。
        甲:那到没有,我一回头看地上有一个吃过的方便面纸碗。
        乙:我还以为你看到了地上有一百块钱呢。
        甲:一分钱也没有哇。
        乙:不就是一个纸碗吗,火车站的那个垃圾筒里有的是,至于让你这么激动吗?
        甲:我就想这么顺利说明要注定我的事业会成功。
        乙:你到底要干什么事业啊?
        甲:你看我这形象(端着碗柱着棍)。
        乙:左手拿着棍,右手端着个破碗,你再弯下点腰,哎!这不就像个要饭的吗。
        甲:像什么像,就是。
        乙:当要饭的?
        甲:什么要饭的,太俗,我们这个 行业叫乞讨。
        乙:那不是一样吗,哦,想了这一年多,就想出这么一个行当,要饭的。
        甲:什么要饭的要饭,说的那么难听,向你伸回手,你给我饭我还不要呢。
        乙:你要饭的不要饭要啥?
        甲:别要饭要饭的,别人听了还以为我是被通缉的主犯呢,跟你说,我这是乞讨不要饭。
        乙:不要饭,不是,这个乞讨你不要饭,要啥?
        甲:要钱!
        乙:要钱?你还好意思说出来,你好胳膊好腿的不干点正事去干这个。
        乙:谁说我好胳膊好腿的,这样我就少了一条腿,这样我就少了一只胳膊,这样我就是疯子,这样我就是个傻子……(做动作)
        乙:得、得、得了,你也不要个脸了!
        甲:干我们这行业的,就是要钱不要脸。
        乙:难怪你要卖脸,你这跟骗子有啥区别。
        甲:你可别抬举我,这区别可大了,我们只是向有钱人要,骗子是什么人的钱都敢骗。
        乙:骗子不只是不要脸,连自己的人心都不要了。
        甲:他们不是不要自己的人心,而是根本就没长人心,我一听到骗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乙:你也很有正气,看来这骗子是让人深恶痛绝。
        甲:我不是有正气,我是特别的生气。
        乙:你为什么那么生气?
        甲:那还得从八年前说起。
        乙:你还是简短截说。
        甲:我知道,八前我结婚后欠了债。
        乙:这我们都知道。
        甲:我的邻居黑三儿,从城里回来跟我说。
        乙:说什么了。
        甲:他说,现在想起来我都不好意思说。
        乙:都过去八年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甲:反正我也豁出去这张脸了。
        乙:你是不打算要这张脸了。
        甲:他跟我说,哥们你欠了这么多钱拿什么还哪?
        乙:是啊拿什么还?
        甲:他说,我这到是有个主意。
        乙:关键时刻还得是哥们。
        甲:他说,现在出国打工能赚钱,我有路子,这咱们是哥们,别人也还不管呢。
        乙:真讲义气。
        甲:不过得要五万块钱。
        乙:没钱。
        甲:没钱想办法去错,保证不到一年回本,两年还清债,三年手头就有几万块钱了。
        乙:也不错。
        甲:我厚着脸皮到处借钱啊。
        乙:难怪现在敢卖脸呢。
        甲:钱凑够了,他拿着钱跟我说。
        乙:放心吧兄弟。
        甲:他说哥们,现在国外那边要女不要男,还得办个假离婚,让你媳妇先过去,等来年挣了钱你再过去。
        乙:新媳妇舍不得呀。
        甲:那也行吧。
        乙:就这么答应了,你也舍得。
        甲:这不是让债逼的吗。
        乙:这么些年了,也应该挣钱了。
        甲:八年了,钱被我那好哥们骗走了,连媳妇也被他拐走了,我还好吃好喝的招待了他好几天。
        乙:这骗子连好哥们也不放过。
        甲:甭说好哥们,就连学生上学的钱、老人救命的钱,这些骗子是都不放过。
        乙:是啊,这些黑心的骗子,骗的人哭天喊地泪流满面。
        甲:骗的人家破人亡。
        乙:骗子们真是没有人性!
        甲:骗子们真是丧尽天良。
        乙:你们骗走了良心,骗走了诚心,让所有好心的人、善良的人寒心
        甲:对待这些骗子就得向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乙:对待这些骗子就得用法律手段严惩。
        甲:提起骗子我是咬牙切齿。
        乙:提起骗子我是恨之入骨。
        甲:提起骗子,我都忘了我的正事了。
        乙:你看看,这骗子的危害性有多大,你还有什么正事啊?
        甲:大哥,给点钱吧,我这一天都没吃饭了!
        乙:得、得、得,你快别要了,再要就要点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