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
当前位置:就爱相声网 > 相声剧本 > 群口相声剧本《飚车敢死队》

群口相声剧本《飚车敢死队》

时间:2018-02-08    点击:
        (队长兼教练、四名成员共计五人,步伐整齐地走上。)
        甲:(队长)立定。(后四名立定,队长向前多跨出一步。)向后转。(全体向后转。)向后转。(这次后四人向后转,队长不动。经过以上的调整,队长已是面对着大家。)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车友们不远万里,来到这里,隆重纪念飚车敢死队成立一周年,表示热烈的欢迎。飚车敢死队包括队长、队员一共七人,现在开始点名。
        乙:(乙立正、敬礼。3、4、5队员紧随其后,成为一条直线。)报告队长,队员全部到齐!
        甲:(向后左瞧右望)不对吧,似乎是少了一个。现在开始报数。
        全体5个人甲乙丙丁戊异口同声:1.
        甲:一年不见面,竟然忘记了铁的记律,我是队长。队长是1号。
        除了队长以外,其余四名成员乙丙丁戊:我们都是队长!
        甲:(先发愣后顿悟)星星之火,大地燎原。你们都组建了各自的飚车敢死队,充分说明我们这支队伍后继有人,兴旺发达。不过今天,我仍旧是你们的老队长老教练。(向后左瞧右望)现在开始报数。(全体立正。)
        (四名成员精力集中,等待队长首先喊1的声音。队长忘记了喊1,把自己置之度外了,反而等待队员报数。飚车手头脑“敏捷”极了。尴尬一会儿,队长不耐烦,发火了。更大的声音)现在开始报数,听清楚了没有?
        四名成员乙丙丁戊:听清楚了。
        甲:听清楚了怎么还不开始报数,还等什么?
        四名成员乙丙丁戊:等你啊,你是队长,是1号。
        甲:(忽然醒悟,手拍额头。)一切都乱了。
        全体5个人甲乙丙丁戊:撞车了。(开始报数,从队长到组员依次呼出1、2、3、4、5、6、7.不过6、7是4、5代替喊出的。)
        甲:不对。今天来了共计5个人。少来了两名。
        丁、戊同时:在这里!(很快地出示6、7号的大幅照片。照片很特别,都是受伤躺着的情形,纱布缠满全身。区别在于:6号仅露出双眼、7号脖子上打着石膏夹板,张着的嘴露出上下两排牙齿。)
        甲:(丁端详6号的照片,欲哭状。甲走过去安慰丁,看到6号的照片很吃惊的样子)怎么会撞成这个样子?
        乙:没有生命危险。
        甲:胡说,都挤压成了照片,还没有生命危险?
        丁:不是撞的。
        甲:我说呢。严师出高徒!车撞成这样我信,人撞成这样我不信。
        丁:是烧的。
        甲:那是咎由自取,怪不得老师。我培训的是出色的飚车手,不是消防员。
        乙:是车碰撞之后起火烧的。
        甲:(惊讶跌地,然后悻悻地站起。)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即使是车碰撞之后起火烧的,也不会烧成这个样子。最多是火烧眉毛。是自己引火烧身的。
        乙:不是寻短见自焚。
        甲: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酒喝的太多,把自己变成了易燃物。
        丙:是自己引火烧身。体表是汽油烧的,口腔和舌头是酒精烧的。
        甲:还好,眼睛还是那样烈性有神,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凛然可畏。我在他的面前好像矮了半截。
        丙:假眼,安装的是狗眼。狗眼看人低。
        (丁端详7号的照片,悲痛欲哭状。甲走过去安慰。看到7号的照片,诧异之后便是气愤。)
        甲:一个让我引以自豪的学生,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作为老师丢尽了脸面。我无地自容啊。
        戊:队长,他没有给你丢人,他给你争了光。他是我们的荣耀。
        甲:他舍己救人?把生的希望给了别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
        戊:不是。他把生死置之度外,进行了一次空前绝后的飚车大表演,堪称一绝。精彩程度远远超过了世界汽车f1方程大赛。
        甲:长江后浪推前浪,徒弟更比师傅强。
        戊:为了取得精彩的表演,感受到超级性刺激,出发时服用了摇头丸。
        甲乙丙丁:好家伙,复合型的人才,享受到双倍的刺激。
        戊:汽车高速飞奔过程中,摇头丸药力发作。(甲乙丙丁戊皆群魔乱舞。)
        甲:(发出职业性的口令)握紧方向盘,目视前方,左打右打左打右打---.(乙丙丁戊一边听着口令,动作发生了变形,左右手掌扇起自己的腮帮子。)握紧方向盘,目视前方。
        乙丙丁戊:腾云驾雾,有了开飞机的幻觉。
        甲:(发出职业性的口令)人车合二为一。
        乙丙丁戊:车又没有吃摇头丸,竟然会发生共振,不知道是为什么?(乙丙丁戊向甲的身后摇摆去。)
        甲:人吃了摇头丸向外呼气,汽车的发动机吸入了高浓度的摇头丸的气体,它肯定地要摇头摆尾。(只顾说话,没注意乙丙丁戊到消失。)车呢?人呢?
        (乙丙丁戊蹲地上如雕塑。)
        乙丙:人在这里。
        甲:车呢?
        丁戊:在后头。
        甲:怎么看不见?
        乙丙:七零八落了。
        丁戊:化整为零了。(乙丙丁戊立起,归于原位。)
        甲:这下我就放心了,你们的大师哥不会成为植物人。
        乙丙丁戊:你怎么知道的?
        甲:通过你们的现场模拟得出的结论。你们的大师哥脖子受伤严重吗?
        戊:脖子根本没有受伤。
        甲:既然脖子没有受伤,干嘛打石膏夹板?
        戊:大师兄被抬上手术台,打上麻药,还是摇头晃脑,大夫情急之下,给大师兄的脖子打上了石膏夹板。
        甲:还好,你们的大师哥满口洁白的牙齿安然无恙。
        丁:原装的牙一个没剩下,全部出口。
        戊:引进的是外资,进口合金。
        甲:(对乙丙说,乙丙向前。)你们的大师哥二师哥都是好样的!宁为玉碎不为车全。你们俩一年来,飙车战况如何?有没有杰出的表现?
        乙:弟子不才,辞别师傅一年,小有长进。
        甲:说说看。
        乙:弟子记住了师傅所说的以己之长克他之短的话,飚车时苦练摔跤的功夫,小试牛刀,立杆见效。
        丁戊:吹牛吧。
        乙:探头自动录下了宝贵的影视资料,(向师傅毕恭毕敬地呈献刻录的光盘)该资料曾经被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节目征用向全国播报,弟子给您露脸了。(丙丁戊表现出及其羡慕并嫉妒的样子)
        丙:根本没有脸。
        丁戊:看到的是一大一小的两辆车。
        乙:开小车的就是我。那次是在码头专用公路上飙车,我发现左边的上行道迎面开来了一辆斯太尔,我看着不顺眼,出其不意地从斜刺里迎头杀了出去,斯太尔个大躲闪不及,我钻到斯太尔的胯下,把斯太尔掀到了东海里。
        甲:扬我车威!
        丙丁戊:你呢?
        乙:大个子斯太尔不堪一击,我由于用力过猛,把我也诳到了大海里。
        丙:嗨,半斤八两,不分胜负。
        丁戊:嗨,同归于尽,平分秋色。
        乙:斯太尔的司机喝了一肚子海水,沉了下去,靠他人救助得以生还;我也沉了下去,结果我喝了一肚子汽油,又漂浮了上来,我成功自救。
        甲:书写了自己的传奇人生!(对丙)你有没有上佳的表现?
        丙:虽然我飙车的表现不佳,但是可歌可泣。
        甲:肯定的是不同凡响!
        乙丁戊:吹牛吧。
        丙:飙车的途中撞上过一辆小轿车。
        乙丁戊:轻量级的,没劲!
        甲:只要出彩同样精彩。
        乙丁戊:只要不挂彩就不错了。
        丙:有挂彩的。
        乙:肯定的是你?
        丁戊:被撞的车?
        丙:(对乙的轻视予以还击)笑话,没长眼吗?有眼无珠。在飙车的途中,我发现了一辆可疑的套牌车,胆子也太大了,套别人的牌我不管,竟然套的是我老爸的车牌。
        甲:这个事你该管,侵害了你老爸的利益。
        乙丁戊:教训教训他。
        丙:根本用不着车体接触,就把那该死的嫌疑车逼到了路壕里。
        乙丁戊:这算啥本事?
        丙:嫌疑套牌的车是打着滚翻着跟头下的路壕。
        乙丁戊:出了彩。
        丙:说对了。可疑套牌车司机的脸被撞的眼斜觜歪,血流满面。
        乙:活该。
        丁戊:罪有应得。
        丙:透过血色看上去,可疑套牌车司机的脸的轮廓也像我老爸。
        甲:车套牌罢了,脸型也敢套牌。
        乙丁戊:问题就严重了。
        丙:在医院里一做dna,坏了,真相大白,不愿相信的事变成了事实,被撞的司机真的就是我老爸。
        甲乙丁戊:笑话,没长眼吗?有眼无珠。
        丙:后悔来不及了。交警高抬贵手,没有处罚我;可我妈不肯原谅我,说我破坏了她心中的美好形象。没有办法,只好给我老爸做美容。
        甲:根据老照片,完全能够恢复原貌。现在的医生有这个能力。
        乙丁戊:套牌不难。
        乙丙丁戊:(难为情)教练,我们有一事相求。
        甲:提出来吗,旦说不妨。
        乙:我们都做了精彩的汇报,大家增进了了解。
        丙:大家都奢望分享您一年来的辉煌业绩,愿洗耳恭听。
        丁戊:洗耳恭听。
        甲:压轴的重担,看来是非我莫属了。白天飚车路况复杂,我习惯了夜晚飚车,夜晚飚车更加过瘾。
        乙:您过于谦虚了。
        丙:我们白天还玩不转呢,何况在夜晚?
        丁:您开拓了新时空。
        戊:您是飚车路上的里程碑。
        乙丙丁:说错了。在飚车历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甲:那天晚上的心情好,喝了半斤白酒,开车上路了。
        乙:(扭头回避,手掌半遮挡着嘴)上黄泉路。
        丙:(扭头回避,手掌半遮挡着嘴)易燃品。
        丁:(扭头回避,手掌半遮挡着嘴)自焚。
        戊:都是一派胡言,臭嘴!
        甲:正在尽兴之时,突然电闪雷鸣。
        乙丙丁戊:(扭头回避,手掌半遮挡着嘴)狂风大作。
        甲:我想超过前面的大客车,判断失误,发生了侧擦。大客车左侧的车体被撕掉,大客车左侧的座椅从后到前依次被刮了下来,按照原来的顺序又重新布列到公路上,而座椅上面的乘客发生了骚乱,不再安分守己,纷纷跳槽,更多的做出了仰滚翻跳高的动作,鱼跃而起,鹞子翻身,坐稳之后的结果是同步向后发生了位移。最惨的是最后的两位乘客,
        乙丙丁戊:因为后面没有了座椅,
        甲:重重地蹲到地上,屁股摔碎了八掰。
        乙丙丁戊:大客车的司机呢?他的位置也是左边。
        甲:大客车司机忠于职守的精神今人感动。他的座椅虽然被刮下,但是他凭着良好的心理素质,过硬的驾驶技术,蹲着马步紧紧地握住方向盘,稳稳地停下,剩余的乘客得以劫后余生。
        乙丙丁戊:你的车安装了防弹玻璃,平安无事吧?
        甲:毕竟不是坦克。小车碰大车,无异于以卵击石。我的小车几乎被大卸八块,右面的两个车轮子被碰丢,两个被碰下的车轮子滚滚弃车而去。我一看闯下了塌天大祸,于是加大油门,侥幸逃逸。
        乙丙丁戊:你的车碰掉了两个轮子,还能跑吗?
        甲:摩托车不也是两个轮子。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死马当成活马医,我大喊一声,变形金刚!我依靠着过硬的驾车本领,依靠着仅剩下的两个车轮子,汽车当成摩托车开,照样开得飞快。
        乙丙丁戊:绝对世界一流的车技!
        甲:开出去不远,只听得后面警笛大作,警车呼啸。(甲扮开车跑;乙丙丁戊扮警车追,口中发出警笛声音。绕舞台转一圈。一圈结束,乙丙已超前,丁戊在后,甲被包围。甲绝望,一定蹲在地上。略带哭音。自白)我闯了天大的祸,就是挖地三尺,砸锅卖铁,我也赔偿不起!(甲被四位交警擒住,甲又挣脱,复坐于地,仰天大哭。)我的娘来!
        乙丙丁戊:(再次擒住甲)哭谁都晚了。
        甲:(甲再次挣脱)你们有所不知。我就是执意玩飚车,活活气死了俺的老娘。老娘死的时候,我就没有掉一滴泪、哭一声娘。今天,我就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我的老娘来!
        (乙丙丁戊拉起甲;甲还真的有点进入角色,恋恋不舍,被拉起的过程中还哭了一声:我的老娘来!甲乙丙丁戊站立成一排,鞠躬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