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
当前位置:就爱相声网 > 相声剧本 > 经典相声剧本《公冶长》

经典相声剧本《公冶长》

发布时间:2018-03-12    点击:
        甲:你来了?
        乙:可不来了吗。
        甲:我怎么没看见你来呢?什么时候站到这的。
        乙:你瞧,咱两一起来的。
        甲:是吗?刚才我怎么看不见你呢?
        乙:什么眼神呀你。
        甲:哦,我看不见你是应该的。你这个行当不应该让我瞧见。
        乙:我是什么行当?
        甲:你是君子行。
        乙:君子吗,也是个行当?
        甲:那些个君子是尊称,唯有你们这个君子是行当。
        乙:君子也分很多种?
        甲:那当然了。
        乙:你给说一说。
        甲:有正人君子。
        乙:有。
        甲:诚信君子。
        乙:有
        甲:谦谦君子,坦荡君子,中庸君子,讷言君子,上达君子,博学君子,固穷君子,礼义君子,谋道君子,怀德君子,还有伪君子。
        乙:这个不怎么样,那我是哪个君子?
        甲:你是梁上君子。
        乙:我是个小偷啊。
        甲:但是你和他们不一样。
        乙:怎么又不一样?
        甲:因为你不但梁上的功夫高,地下的功夫更是了得。
        乙:地下什么功夫?
        甲:就是偷坟掘墓。
        乙:那么缺德的事我也做?
        甲:你和那些个偷坟掘墓的也不一样。
        乙:我是个格勒镚子,跟谁都不一样。
        甲:咱们百姓人家,家遭不幸,一口薄棺,草草掩埋,这个叫做坟,这个你不碰。官宦人家,大户宅院,家门有恙,金装玉裹,盛装重敛,这个叫做墓,这个你去。
        乙:对,我是劫富济贫哪。
        甲:这话不假,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所以你才有儿子吗。
        乙:我怎么听这话这么别扭呢?
        甲:这天了,你得到个消息,说在洛阳发现一座大墓,你就急忙动身赶赴洛阳。
        乙:那我现在才去还赶趟儿吗?
        甲:是啊,到得当地,进去一看,空空如也。
        乙:我说我来晚了嘛。
        甲:你转身要走,忽然之间隐蔽之处有一物烁烁放光。
        乙:有宝贝。
        甲:你走过去一看,见那放光之物乃是一部书简。
        乙:哦,是一本书。
        甲:错了,乃是一部书。
        乙:有什么不一样吗?
        甲:想当初仓颉造字,孔子留书,那时文字多刻于龟背竹简之上,富庶之家也有书于绢帛之中,到后来纸张现世,宋代有匠人毕昇发明活体印刷之术,才有现在书本流行。你看见的乃是书于竹简之上,所以叫一部书。
        乙:哦,那是古书哇。
        甲:对了,你把这部书从地上拾起来,打开一看,哎?上边还有字。
        乙:书上可不有字吗。
        甲:只见上边写着《鸟语集》
        乙:那是什么意思?
        甲:不知道哇,看看底下吧,下面是撰书人的款拓,公冶长。
        乙:公冶长我可知道,公冶长是春秋战国时候的人,精通鸟语,能跟鸟说话。
        甲:那你知道公冶长的故事,给我们讲讲。
        乙:公冶长的故事?我不知道。
        甲:不知道在那抢话,“公冶长我可知道,精通鸟语,能跟鸟说话。”显你啦,人家说,你蹲旮旯儿听,不知道从哪听来点儿典故赶紧抢着说,就怕别人不知道。是不是?
        乙:你别光说我,你知道吗?
        甲:我当然知道了。
        乙:知道你说说。
        甲:行,你听着啊,学会了再跟别人说去。
        乙:我不跟别人说,你说吧。
        甲:听啊?在春秋战国年间,有一位奇异之人,精通鸟语,善解禽言,名唤公冶长,这一日,一只乌鸦飞至窗前,言道:公冶长,公冶长,山南死了一只獐,你吃肉来我吃肠。公冶长闻听,赶至山南,果有死獐一只,带回家来,剥皮剔骨,吃肉喝汤,却将肝肠埋葬,从此乌鸦记恨,又一日,山北发生凶杀命案,乌鸦又至窗前,言道:公冶长,公冶长,山北又死一只獐,你吃肉来我吃肠。公冶长大喜,赶至山北,哪有死獐,只见一人,横尸郊野,命丧黄泉。早有差役,埋伏左右,将公冶长押至县衙,大老爷二话不说,要将公冶长开刀问斩,公冶长大呼冤枉,言道:乃是那乌鸦陷害与我,大老爷闻听,勃然大怒,言道:人通鸟语,旷古未闻。此时间,县夫人丢失金钗一支,疑是丫鬟偷去,将丫鬟毒打在地,忽听见,有黄鹂在枝头大声鼓噪,大老爷将公冶长带至近前,命他分解缘由,公冶长言道:此黄鹂为丫鬟鸣冤叫屈,那金钗,是夫人不慎落在花园桥边,大老爷命左右前去查看,果将金钗找回,这才了却两桩冤案,后人有诗赞之曰:春秋异士公冶长,结怨乌鸦只为獐,幸得黄鹂来相救,福祸皆因所擅长。
        乙:好!
        甲:你拿着书再往后看,都是说的什么鸟怎么叫,是什么意思。哎?这是公冶长留下的一部鸟语书哇。
        乙:教人怎么和鸟说话。
        甲:真是一部奇书哇。
        乙:太是一部奇书了。这要是卖喽,那不发财了。
        甲:你不能卖呀,你想想,为什么人家把东西都拿走了,那么一件宝贝会给你留下?为什么你来了之后,它才放光?
        乙:嘿?可说是呀。
        甲:可说是呀,此乃上天恩赐与你,常言道:“天与不受,必遭其祸”,那是上天授你此物,让你学习鸟语,你要是不学,恐遭天谴,你学吗?
        乙:哎呦,学呀,不学遭天谴,我怎么敢不学呀。
        甲:哎?对了,学是学,你认识字嘛?
        乙:我认识字嘛呀?告诉你,我也读过书。
        甲:哎呦!你还读过书哪?
        乙:哎呦呀,你还别小看人,子曰:“君子不器”,这个我还就学了。
        甲:好吗,连君子不器你也懂?
        乙:好吗呀,你以为我就会《三字经》《百家姓》哪?我虽然现在潦倒了,我们家也曾经是大家主,真是,君子不器是说君子不能象一样器具,只会一样本领,应该多学多知。对吗?怯,我就学这个了。
        甲:嚯!咱们两这么长时间了我都没看出来,你了不起呀,你是深藏不露哇。
        乙:嚯呀!今儿不就露出来了吗?
        甲:那你系上点儿呀。
        乙:再这么说话我抽你。
        甲:怎么你还要动手?哎,别动手,一动手你斯文扫地啦,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
        乙:得,他也抖落上了。
        甲:你既得了这本宝书,一刻也不敢耽搁,即刻回家。待你回到家中,天色已晚。
        乙:那我好好休息,来天读书。
        甲:那哪行? 既见君子,尚不可交臂失之,何况天授宝书。你当以史为鉴,学古人挑灯夜读才是。
        乙:那我学哪一位古人?
        甲:有一位古人,你可学之
        乙:哪一位古人?
        甲:孙敬
        乙:孙敬怎么读书?
        甲:孙敬,字文宝。人称“闭户先生。”自幼好学,常深夜读书,堪堪将睡,便将发髻悬于屋梁之上,瞌睡之时,头一低,拽痛发根,困意消除,再读诗书,功名乃成。后人言道:读书之人求功名,功名未竟白发生,都羡孙敬功名早,自古悬梁几人能?孙敬,头悬梁。好不好?
        乙:哎呀,这个好哇。
        甲:想学不想学?
        乙:太好了,想学呀。
        甲:学啊?你这就夜坐读书,看了一盏香的功夫哇,困倦了。
        乙:你等等,什么学问哪你?一盏茶,一炷香,哪有一盏香的说法呀?
        甲:就是你看着香展了一下眼吗?一盏香吗?
        乙:我还没看书就困了是吗?
        甲:哎?咱甭管别的,困了,你说,该怎么办?
        乙:那还怎么办,赶紧头悬梁吧。
        甲:对啊!你学头悬梁啊!你翻翻箱子,找出一根绳子来,一头儿哇,往房梁上一搭,套过去,两个绳子头挽一个扣,再弄个圈,把脑袋往里一伸,一蹬脚底下这凳子呀…
        乙:你等会儿,这叫头悬梁吗?这不是上吊吗?
        甲:上吊干嘛?你不刚才哭着喊着要学头悬梁吗?
        乙:头悬梁也不是上吊哇,再说,人家是把发髻悬于屋梁之上,不是套脖子。
        甲:发髻?你有头发吗?你数出一根儿头发给我瞧瞧?
        乙:哦,我把这茬儿忘了,那什么,我不学头悬梁了,还有别的嘛?给换一个。
        甲:这多好哇,怎么不学了呢?
        乙:上吊,不学。
        甲:真是,给你换一个。
        乙:哪一位?
        甲:苏秦
        乙:苏秦好啊,苏秦背剑,好
        甲:就知道苏秦背剑呀,跟茶楼子里的大茶壶学的吧?
        乙:行了,你说吧,
        甲:苏秦字季子,乃洛阳人,初学纵横之术,游说秦王,书十上而不为用,资用匮乏,潦倒而归。回到家中,妻不下纴,嫂不为炊,父母不以为子。苏秦仰天长叹,自此发愤读书,读书欲睡,引锥自刺其股,血流至足。方才学得文武之艺。这才有到后来:苏秦背剑访六国,六国相印一举得,举得英名冠天下,天下方有纵横说。苏秦,锥刺股,好不好?
        乙:好是好。
        甲:想学不想学?
        乙:就是难了点儿。
        甲:哎呀,不吃苦中苦,哪来人上人?你学不学吧?
        乙:学
        甲:学啊?你这就夜坐读书,看了一盏香的功夫哇,困倦了。
        乙:我又眨麻一下眼就困了。
        甲:哎?困了,你说,该怎么办?
        乙:是啊,那可怎么办哪?
        甲:赶紧锥刺股吧?
        乙:那刺就刺吧。
        甲:哎!孺子可教也。
        乙:行啦!
        甲:说学就学。你就把锥子找出来了,照着这儿,噗!咦?
        乙:怎么啦?
        甲:实在太困了,再来一下,噗!咦?
        乙:又怎么啦?
        甲:还是困,咱们换一边。
        乙:别换啦,别换啦,我不学了。
        甲:你这人,刚才不是说得好好的,怎么又不学了?
        乙:没有还没看书先扎大胯的,不学了。
        甲:这不学,那不学,你到底想学什么?
        乙:哈哈哈,和你商量商量,有没有那个不糟践自个儿,又能好好读书的?
        甲:你这人,自古读书皆辛苦,岂有不劳之获?
        乙:不是,那些太难了,您辛苦辛苦,给找找。
        甲:嗯…哎?确有一位。不用糟践自个,只是不好学。
        乙:哪一位?
        甲:欧阳修。
        乙:欧阳修好哇,修过《新唐书》,唐宋八家之一,自古文章学八家,好,我就学欧阳修。
        甲:难哪,不好学呀?
        乙:那也学,只要不用糟践自个,多不好学也学,为了读书吗。
        甲:就学他啦?欧阳修手不释卷,夜半读书,困意袭来,遂打凉水一盆,洗洗脸面,继续读书,终成一代儒宗。
        乙:别站那楞着,说呀。
        甲:说完啦。
        乙:啊?说完啦!就洗洗脸,就完啦?
        甲:可不就完了吗?
        乙:不是,这也太省事了,洗洗脸?就一代儒宗啦?那有什么不好学的呀!
        甲:你怎么?洗脸怎么啦?有诗为赞啊。
        乙:这也有诗为赞哪?
        甲:你瞧!“一部新唐古传今,世上皆学修书人,春来夜半读书困,欲打凉水忘带盆。”欧阳修,洗脸,好不好?
        乙:我没觉出有什么好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