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
当前位置:就爱相声网 > 相声剧本 > 对口相声剧本《改行》

对口相声剧本《改行》

发布时间:2018-03-12    点击:
        A:俗话说的好啊,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
        B:是啊,职业对人来说太重要了。
        A:学法律的干起了艺术,学艺术干起了工程,学工程说起了相声
        B职业选择多么的无奈啊!
        A:你往这里一站,我就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了。
        B:我是干什么的?
        A:说相声的。
        B:废话,卖西瓜的在街口戳着呢。
        A:选错行了吧。
        B:啥意思?
        A:要挣大钱,就要干大买卖。没听说过吗,大老板看见路上一万美元
        都不弯腰去捡。
        B:为什么?
        A:他一弯腰的时间就能挣一万美元。
        B:夸张了吧。
        A:他一弯腰捡起来了……一万美元。哪像你:各位老少爷们,
        在下给大家说段相声,说不好大家多多包涵。说的好呢,大家叫个好。
        {摘下帽子} 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帮个人场,在下给各位作揖了。
        扑……一毛。当啷……带响声,至少两毛。这位小兄
        弟大气啊,五十的吧? 恩……公园门票,用过的!
        B: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A:改行吧。干大买卖,挣大钱。有了钱,上电视,记者采访,网上有你
        照片,找你就搜狗, 一搜就找到你了。
        B:找我老婆就搜狐。我们俩动物。
        A:我就改行了。学开车。
        B:那好。
        A:后来又不开了。
        B:为什么?
        A:我不是好来两口吗。
        B:醉驾,那是要坐牢的。我忘给大家介绍了。这位平时爱喝酒,一喝就
        醉,看谁都重影,人送外号“双胞胎”.那天喝酒回家,门口碰上他
        老婆,他说了句:他小姨也在啊。吓得他老婆找了好几圈。
        A:第一次开车,打着火,挂上档,一松离合,砰!倒挡!撞一电线杆子。
        B:嚯!
        A:换上挡,一松离合,砰!又撞一电线杆子。
        B:电线杆子注意了,没事别老站路边上,影响交通。
        A:这交警怎么来得这么快,下车给我一个敬礼,真有礼貌。稍息,不用
        客气。来就来吧,还来一双胞胎。
        B:喝高了。就一个人。
        A:俩!来回晃,还和我玩交叉呢。一个我也打不过你啊。
        B:先让你测试酒精度。 先生,吹。
        A:喝!可三日无饭,不可一时无酒。出来当天我就去了酒楼,那一通
        喝啊,去厕所吐了回来再喝。
        B:直接把酒菜倒厕所里得了,不用受罪。
        A:那个酒楼也特殊,厕所门槛特高,得爬上去,上去一迈步,我就从
        二楼下去了。
        B:那是窗子。
        A:这世道也是啊,我趴车顶上,一群人围着我看,谁也不帮帮我,就
        一老太太走过来问:帅哥,偷车啊?人家都是撬车门,你怎么拆车
        顶啊?
        A:用这些项目制造伤员,自产自销。选好地界,海发广告,招聘医
        学界精英。当天就来了一个,30多岁,年富力强。
        B:干过多少年了?
        A:十三年。
        B:都怎么看病?问诊?
        A:我一般不问。
        B:好。凭经验就知道啥病。那疼不疼总要问一下吧?
        A:哈哈…你家的猪会说疼啊?
        B:兽医!
        A:也给人看过。那天来一女的,特胖,头…肚子…我问
        她:几个月了?她说:这么热的天,8月啊。我说: 我问你肚子
        几个月了?她顺手给我一巴掌:我是胖!是怀孕吗?人家还没结
        婚呢,以后上班带眼珠子来!
        B:这人不能用。
        A:下午又来了一个,日本松狮狗的头,这模样,俄罗斯巴黎舞团的
        超短裙,埃塞俄比亚的黑丝袜,美国电影女鬼的指A,多年没洗
        都绿了,就俩眼是国产的,一对熊猫眼,晚上卸了状,立马小三
        圈,小眼睛跟你家耗子差不多。
        B:我们家没耗子。
        A:让你老婆生一窝。
        B:什么话啊!
        A:开玩笑。{鞠躬}我干过护士。
        B:怎么不干了?水平高工资少?
        A:院长说我打针老瞄不准。
        B:恩?
        A:医学上叫“斜视”,我斜50公分。
        B:是不容易瞄准。
        A:不是哪天吧,来了一个孕妇,老也生不下来,她问我怎么办。我
        有啥办法,我一个姑娘,我也不会生啊。我就给她打了一针。消
        好毒,瞄准,打左面, 瞄右面,看准了“噗”一针下去那产妇没
        吱声,他丈夫说话了:哎呦,我的腿啊!你说一个大老爷们喊啥
        啊?你老婆生孩子你哪疼啊?
        B:你打他腿上了。
        A:呕,方向错了,我的眼往右斜。
        B:差了一米!
        A:那也不值得喊啊?再给你一针你也生不出来啊。
        B:院长把你开除了吧?
        A:倒不是为了打针。
        B:那为啥?
        A:去干销售。
        B:卖啥?
        A:先摆地滩,练练,卖腰带。五块钱一条,便宜了啊,瞧瞧,这真皮,老虎皮的,栓牛都跑不了。看看了啊,买一条回去上吊能挂俩人要是断了,我赔你十条,再不行我们派人帮您,服务到家。
        B:得得。您这是说啥呢?
        A:这是推销术,一语惊人。大家一听“那边卖上吊的腰带了,看看去啊”呼啦人都围上了。咱不图都买去上吊,图个人气。这是方法,人们注意你了,你就把自己推销出去了。没听人说吗“要想推销商 品,先要推销自己”.
        B:卖东西先把自己卖了?
        A:理解能力真差。那意思是:顾客是上帝,是衣食父母。父母!
        B:那买你东西你就是人家的儿子?
        A:得了吧。儿子现在都是老子,老子顶多算个孙子。你有了儿子你就知道了,你就没天没地,没黑没白,没脸没皮,没脏没净,没星期没礼拜,没节假日。
        B:怎么讲?
        A:半夜你睡的正香,忽然觉得身下热乎乎的,一摸,尿了。粘乎乎的。
        B:拉了。
        A:你把尿布拿去,{手搓},我拉的你用手这样吗?
        B:去!
        A:星期六礼拜天,儿子要骑马去公园。
        B:你家还养了匹马?
        A:恩,就是爱喝点酒。
        B:知道了骑你去。
        A:走到半路,脖子上又热乎乎的。也巧,碰上邻居张大妈。
        B:瞧你,驮个孩子这脖子上出这么多汗。
        A:天热,大妈。
        B:腊月啊?
        A:还没找媳妇就得盘算买上一套房子。你说现在的女孩子是嫁房子还是嫁人呢?
        B:20多的大姑娘都给80 老头当二奶了,你说嫁的啥?
        A:买上房子了,30多年的积蓄全砸上了。30年啊,孙子都结婚了,你说这老子是老子还是孙子啊?
        B:是啊,你这干销售想当儿子可不容易。
        A:不行咱再说相声去。各位老少爷们,在下给大家说段相声,说得不好大家多多包涵,说得好呢,大家叫个好,有钱的帮个前场,没钱的帮个人场,在下给大家鞠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