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
当前位置:就爱相声网 > 相声剧本 > 经典相声剧本《保洁员》

经典相声剧本《保洁员》

发布时间:2018-07-07    点击:
        舞台上走上两个人,前面的人外号叫许仙,后面的人外号叫白货。
        白货:这不是许仙吗?
        许仙:(掏耳朵)我当是谁呢?敢情是白货呀!
        白货:别提这名号了,最近干啥呢?我听说白娘子正和你闹离婚呢?
        许仙:还不是没工作闹的,别提了。俗语说贫贱夫妻百事哀这话不假
        白货:还没有工作?
        许仙:有了。
        白货:真的!什么工作?
        许仙:这不太好说。
        白货:有什么不好说的。
        许仙:你别笑话我。你知道咱们这年龄找工作不容易。四十多岁说老不老,说少不少。
        白货:别说还真是这样。笑话你干啥,我还指望你呢。我们单位也正面临倒闭,我正找辙呢。
        许仙:怪不好意思的。
        白货:你还不好意思,少来了。
        许仙:难登大雅之堂。
        白货:别戒,看你这难受劲,难道是----莫非是-----
        许仙:你猜到了。
        白货:见不得人的,不好说的,不好意思的。(走近咬耳朵)我和你悄悄的说。(挤眉弄眼)
        许仙:干什么呀!老毛病又犯了。
        白货: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我跟你悄悄说)
        许仙:离远点,你嘴好臭呀!
        白货:(笑,学鸭子走是边走边叫)嘎、嘎、嘎、并用眼飞许仙。
        许仙:这是什么呀,鸭子呀。
        白货:你是猪人呀,就是这,又学了两下,鸭子吗。连这也不懂,跟你说话咋这累呢?
        许仙:我还累呢。
        白货:你真是粘到家了。(学女腔)好好漂亮你呀,我爱你。
        许仙:这是什么人呀。弄我一身鸡皮疙瘩。
        白货:明说了吧,女人叫三陪,男人叫鸭。
        许仙:你放屁去吧。真是白货的毛病一点也没改。连蒙带诈呼,狗鼻,巴拉眼,扭屁股掉腚没裤眼,你是一天闲得没事就瞎酌摸。我这模样你要呀。
        白货:享受不了。快说吧。
        许仙:你不是好猜吗。这样我把我的工作打几个比喻。
        白货:有意思。
        许仙:(唱)清早起来什么花儿带,梳了一个桂花头。什么花儿带,什么花儿红-----
        白货:这回我知道了,理发师。没想到你还有这两下子呢。
        许仙:擦脂抹粉我在行,让你变成小娇娘。
        白货:我有这荣幸?
        许仙:猜吧,我这双手你让我化呀。
        白货:那是什么?
        许仙:大街小巷都有我,没我娇娘变猪猡。
        白货:这回我明白了。你是专门给丑女化妆的,你想不擦脂抹粉就丑得和猪一样,这人得有多丑呀。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的丑女呢。
        许仙:行了吧你。再猜。满面尘灰汗如雨,幸福万人心切喜。
        白货:是呀,丑女整了容就如同去掉了身上的污垢一样,让万人看到她美丽的面容都为她高兴。就是这样一定是美容师了。对不对?
        许仙:错!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我是清洁工。
        白货:清洁工?怎么和梳妆有关呢?
        许仙:听我给你说。我们一大早就打扫街道,把街道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难道这不是给街道梳妆吗?
        白货:有道理。
        许仙:我们把厅堂擦得又明又亮,那不是化妆吗?
        白货:是这样。整洁的环境真是全靠你们来美化。
        许仙:如果没有我们天天打扫、清埋垃圾,人们的生活环境是不是就如同猪圈一样。
        白货:是不可想象。还不如猪圈呢。
        许仙:正是有我们清洁工不怕脏不怕累的劳动,使环境清洁,街道整洁,漂亮,就像一位梳妆待嫁的娇娘一样美丽可爱。
        白货:还真是这样。
        许仙:脏了我一人,使千家万户享受美好的生活环境,是不是脏了我一人幸福万家人。
        白货:这可真是一个光荣而又值得尊敬的职业。
        许仙:哎,都像你这样想就好了。真受气呀。
        白货:如果工作让你感到不愉快就别干了。
        许仙:你给钱?
        白货:我缺你。我咋那么稀罕你的呢。
        许仙:那不结了。
        白货:清洁工不是挺好的工作吗?现在的物业公司是个很有前途的公司,再说对你们职业的歧视必竟是少数人吗。离开了你们,整个社会都不可想象。
        许仙:这话我爱听。
        白货:不是有首歌吗,是专门唱给清洁工的,玲声打破黎明的寂静,沉雾中走出了-----
        许仙:(跟着哼唱,陶醉)真好听。
        白货:清洁工现在又叫保洁员是很重要的职业,用劳动挣钱最光荣。
        许仙:是呀,别提了,提起来我就有气。
        白货:说说看,让大家给你评评理。
        许仙:就从我上班说起吧。我在一家小超市中当保洁员。一天我刚收拾完地,只见一位妇女正把着她的孩子往垃圾桶中撒尿。
        白货:快拦住呀。
        许仙:我是赶紧跑过去。大嫂这儿不能撒尿。还没等我说完,那孩子正在撒尿,再看桶里桶外都是尿。
        白货:太不象话了。 这让人怎么收拾。
        许仙:气得还在后头呢。让我给你学学。
        白货:好。大嫂这不能撒尿。
        许仙:(学女腔)说什么呢。看把孩子吓的,吓出毛病你给看呀。
        白货:可那不能撒尿呀。
        许仙:(学女腔)废话。他不是孩子吗?他不是尿急吗。你怎么连这也不懂。
        白货:尿急,是孩子就是理由。
        许仙:是呀,我就说了。大嫂话不能这么说,你看里里外外都是尿让人怎么收拾,以后不要让孩子尿了。这里有厕所,外面有公厕。
        白货:说得好。
        许仙:(学说)听你话咋那么刺耳呢。大嫂 、大嫂的叫什么,有你脸上的灰折多吗?连个垃圾桶也不会刷,筒刷刷,地擦擦不就没事了吗。真是笨死人了。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象好东西。让你打扫卫生都是抬举你。
        白货:什么话,你的眼睛挺大呀,太气人了。
        许仙:是呀,我也气了。为什么骂人呢。
        白货:是呀,为什么?
        许仙:他不是孩子吗,你不知人有三急吗?要你干啥,你不是干这个的吗。都干净了还用你在这儿处着。
        白货:太气人了。
        许仙:我正要说什么呢,一位大娘说话了。(学说)他是孩子,你打扫了不就没事了吗,你不是吃这碗饭的吗?
        白货:可这---
        许仙:又一位大爷说话了。(学说)这位同志就是懒,擦了不就行了,这是你份内的事吗。
        白货:这尿-----
        许仙:一位中学生说话了。(学学生)爷爷你说的不对了,公共卫生要大家遵守。如果人人都随地大小便还要厕所干什么,人和牲畜又有什么区别呢?
        白货:说得好。真痛快。
        许仙:(学大爷)你这臭小子,有你爹的时候还没有你呢,这哪有你说话的份。
        白货:这不废话吗。
        许仙:那学生一听赶紧溜了。
        白货:看来你没理,人家是孩子,就是正理。
        许仙:是呀。这时我们经理来了。
        白货:正好,经理会很好地解决这问题的。
        许仙:(学经理说)008干什么呢。收拾了不就没事了吗,闲不乱咋地,去、去、干活去。
        白货:008,咋听起来像是叫犯人一样,真是不分清红皂白。什么经理?
        许仙:008是我的工号。
        白货:这是对员工的不尊重。
        许仙:你再听我说。(学经理)这位大姐你别生气,这人一看就笨,呆头呆脑的,没有文化。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白货:什么话。
        许仙:(学女腔)还是你会说话,不愧是经理,看你面上我就不说什么了,有这种傻子当清洁工也够你受的。
        白货:碰到她还倒霉呢。
        许仙:(学经理)你慢走,欢迎你再来。
        白货:还来呢。
        许仙:我这个气呀,真想照着他的猪脸给他一拳。
        白货:行了,快干活去吧。
        许仙:是呀,想想没工作的滋味不好受,忍了吧。
        白货: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必竟还是少数人。
        许仙:这以后我也不说什么了。狗屎、狗尿、小孩屎、小孩尿我都默默收拾。随地吐痰,乱扔纸屑就不提了。
        白货:默默无闻、勤勤恳恳是个好工人,这正如家务事没完了。也够辛苦的。
        许仙:就这样不久我还是被人打得是满地找牙。
        白货:又招谁惹谁了得?光干还不行呀。
        许仙:话说那天外面刮起了大黄风。我们清洁工除了管门市里的卫生外还要负责门前的人行道。那天风大我就拎着垃圾袋捡废纸和烟蒂等一切杂物。
        白货:做得好。
        许仙:我正捡着呢,只见门市中走出个人,手中拿着几张纸是边走边撕。我一看赶紧迎了上去。
        白货:干什么?
        许仙:我要他手中的废纸呀,不然扔一地多难收拾呀。
        白货:对呀。是这样。
        许仙:我刚跑到跟前,只见他是潇洒的一挥手。
        白货:你是满地找牙。
        许仙:什么呀,我是撒腿就追呀。
        白货:前面有肉骨头。
        许仙:我是狗呀。我在追被风刮起的碎纸呢。那位仁兄一扬手来了个天女散花,只见纸随风转,满天飞舞的都是碎纸。
        白货:真是太差劲了,玩什么天女散花呀。别说有些人是有这恶习。说他。
        许仙:算了,别自找没趣了。我是左一张,右一张,前一张,后一张。用脚踩住又一张。(边蹲边捡,边说)
        白货:哎,他优美了一回,让我们的清洁工受多大的累。
        许仙:我正捡得心急火燎的,身后传来悦耳的歌声。
        白货:有人被你的精神感动了。
        许仙:(学童音唱)捡破烂的老头背着个小麻袋,走一步,捡一步破烂的卖。
        白货:啊,把你当捡破烂 的了。这孩子也够调皮的。
        许仙:我正和废纸较劲呢,一听这歌我是又好气,又好笑。回头一看是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挺可爱的。我就逗他说了。去、去、去、小心我打你闲脸。
        白货:小孩子怎样。
        许仙:冲我做了个鬼脸跑了。我弯下腰接着捡。
        白货:小孩子就是逗。
        许仙:我正捡呢,身后有人说话了。(学说天津话)怎么说话呢!
        白货:谁呀?
        许仙:孩子他爹呀!(学说)怎么说话呢?打他脸?多大的孩子你打他脸,他那小脸经得起你打吗?你想把他眼睛打瞎咋地,欺侮小孩子!
        白货:这回坏了,大人不干了。
        许仙:是呀,我赶紧说我是逗号孩子玩呢。
        白货:对呀。
        许仙:(学天津话)你咋不打自己的脸呢?打打你脸上的灰尘还是对社会的贡献呢。
        白货:什么话,你快解释一下吧。
        许仙:是呀,我就说了,这位同志你误会了,我只是和孩子开个玩笑,没想打他脸。再说在我们乡下把闲脸叫屁股,我说的是打屁股不是脸。
        白货:屁股呀。他怎么说?
        许仙:他一听就急了。
        白货:能不急吗?
        许仙:(学说天津话)你家脸才是屁股呢!你怎么说话呢?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那没事找抽型的。再说那点废纸能卖几个钱,你是穷疯了咋地?为了那几张废纸和孩子急那么大的眼!
        白货:看来你要吃亏呀。
        许仙:是呀。我一看人家误会了,我是赶紧解释这闲脸是指屁股-----我刚一开口那位人兄已举起了手。(天津话)你才是屁股呢,看来不打你的脸你是不清醒。
        白货:你只能是满地找牙了。
        许仙:我一看阵势不对,打了也说不清认了吧,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大哥高抬贵手是小弟没文化说错了,对不起,我这儿给你道歉了。
        白货:好险呀。
        许仙:(学说)今天我饶了你,以后说话注意点。
        白货:注意点吧!
        许仙:是、是。谢谢!谢谢!你慢走。
        白货:真是没事找事。都怪你自己没说清楚。
        许仙:(学说天津话)兔崽子,走,看到了吧,这人要没文化别说没活干就是上下也不分呀。你将来可要好好学习呀。
        白货:敢情把你当反面教材了。
        许仙:我这个气呀。
        白货:谁让你事弄出个闲脸来。
        许仙:捡废纸吧。(蹲下表演)一张,二张,三张(嘣一下用脚踩住)又一张。红豆、绿豆、金豆、(用脚踩住)扁豆。(边捡边学说三遍)
        白货:又成了捡豆子的了。
        许仙:不是这样心里舒服点吗。
        白货:行啦,休息一会儿吧。
        许仙:那么多还没捡完呢。
        白货:到处刮能捡完吗,你不累呀。
        许仙:怎么不累。我直了直腰,用袖子擦了擦脸。
        白货:怎么用袖子不用手呢。
        许仙:捡了半天的垃圾手能用吗?再看我的袖子上是一条条的泥道道。
        白货:哪来的泥。
        许仙:刮风的尘土加上汗水。再看我的头发也成了刺猬了。
        白货:怪道人家把你当捡破烂的了。
        许仙:累死我了,不捡了。
        白货:是呀,到处刮也不好收拾,风停了再收拾。
        许仙:我也是这样想的。我拎着垃圾袋子向门市走去,刚到门口一颗黄色的痰珠是扑面而来。我一个虎跳蹦出三界外。
        白货:这儿有武林高手。
        许仙:我只觉得脸上凉滋滋的,我用手狠狠地抹了一把脸。
        白货:别戒,你手不是脏吗。
        许仙:再看我已是三花脸。我这个气呀。
        白货:问他为什么打人。
        许仙:你瞎掺和什么呀。
        白货:我不为你着急吗。
        许仙:只见门口站着一人,身高八尺开外,头象麦斗是油光增亮。
        白货:原来是少林和尚呀,怪道有这身手呢。
        许仙:只见那痰珠落地,是落地有声呀。
        白货:好厉害。
        许仙:我又抹了一把脸,我这个气呀。
        白货:这回不闲手脏了。
        许仙:你咋随地吐痰呢,喷了我一脸。
        白货:啊,原来是随地吐痰,喷了你一脸唾沫星子,也够恶心的。
        许仙:(学说东北口音,略有些口吃)小子你说谁呢。怎么啦。这是你家地盘?
        白货:看来不服呀。
        许仙:爱护公共卫生人人有责,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该有多脏呀。
        白货:说得好。
        许仙:(学说)嘴张那么大干啥?口渴呀,大爷我天生口水多,你想要。张嘴又是一口。我赶紧闪在一旁。但风一刮又喷了我一脸。
        白货:太可恶了。
        许仙:我用手抹了一把脸,好臭呀。
        白货:香得了吗。还抹呢。、
        许仙:我真是气坏了。你把吐的痰擦了!
        白货:应该。
        许仙:(学说东北口音)说我呢,连爷你也敢说,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呢。给爷滚开,别挡道,要饭的也想管爷!!
        白货:真恨呀,谁是要饭的?
        许仙:说我呢。
        白货:骂人太缺德了,让他道歉。
        许仙:是呀,我不让他走,问他为什么骂人。
        白货:应该。
        许仙:(学说)谦我骂你了,爷看出来了,你是骨软筋麻呀。
        白货:怎么讲?
        许仙:欠拍呀。只听啪地一声,我是金星套银星满天都是星呀。
        白货:真打呀。
        许仙:我嘴里是嘣、嘣直响。
        白货:满地找牙呀。
        许仙:我吐出碎牙和血水,我这个纳闷呀,这是什么人?
        白货:很明显,这是一位缺少公德和道德的坏公民。
        许仙:我就纳闷了,人家陈佩斯就那么可爱有趣,这个秃子咋就这么恨呢?
        白货:这哪跟哪儿呀。
        许仙:我和他拚了。凭什么打我,我鼓足勇气向他冲去。只见一人被一脚踢出十米开外。
        白货:你也够厉害的。
        许仙:什么呀,我还没到跟前,就被人家一脚送了出去。
        白货:够惨的。
        许仙:这时我们保安出来了。又围了许多的人。大家一致指责他,并让他向我道歉赔礼付医药费。否则送到公安处。
        白货:清洁工是爱法律保护的,报纸批露了许多这种恶劣情形。这种不道德的公民应受严惩。
        许仙:我们是法治社会。我们的工作也应受到尊重。那男子一看不妙,扔下二百元钱是撒腿就跑。
        白货:这回经理该表扬你了吧。
        许仙:美死你。
        白货:美死我。
        许仙:(学经理)008呀,008我说你什么来着,吐痰的到处都是,要你干啥?明白你的职责吗?你是嫌太清静了,还干够了想换个地盘?
        白货:什么经理?
        许仙:一天到晚是又脏又累,还要受气,这活干得我是越干越有气。
        白货:必竟是少数人这样。三百六十行,行行缺一不可。现今的社会只有分工不同,没有职业歧视。只要是靠自己双手劳动,就是一位光荣的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许仙:这我爱听。再说一件改变我命运的事吧。
        白货:你不干了,这不又失业了。
        许仙:我们超市只有一个厕所,碰到里面有人,人的人就冲墙尿,有的人往地漏中尿,还有的是边尿边唱。
        白货:唱什么呀?
        许仙:辽河的水呀,清悠悠,哗啦啦地从我家门前流,从我家门前流-----再看那门上是一道道的。
        白货:真成了小河流水了,什么人呀。
        许仙:一天,我收拾完,想厕所人来人往应勤擦些。
        白货:做得对。
        许仙:我走进厕所,真把我吓了一跳。
        白货:有怪物?
        许仙:只见一人身高一米八多,长得这个帅,裤子笔挺,头发贼亮,站在洗手池边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正冲我笑呢。
        白货:敢情是美男呀。
        许仙:我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白货:一定满嘴黄板牙。
        许仙:别瞎猜了。
        白货:那你快说吧。
        许仙:能不说吗。兄台这是洗手池不是尿池。
        白货:啊?往洗手池中撒尿呀,本事不小?
        许仙:想效仿?
        白货:没那本事。
        许仙:(学那男子女人腔扭捏,打冷战提裤子)吓死我了,差点让你吓出病来,不好意思,坑里有人尿急、尿急。
        白货:还把我吓得够呛呢。
        许仙:不好意思,请你刷了再走。(学女腔)
        白货:应该。
        许仙:不好意思,免了吧。就麻烦小弟你了。
        白货:感情他也闲脏呀。
        许仙:他说着就往外走。我一把拉住了他。
        白货;把水池刷了再走。
        许仙:(学说女人腔)拜拜了老哥,俗语说劳动最光荣,数你光荣,这美名我发扬风格让给你了。
        白货:什么人呀,别让他走。
        许仙:(学说)脏死人了,你这是抓什么的手拉住我不放。
        白货:闲手脏,池子刷了就没事了。
        许仙: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给脸了,要你干啥。给脸不要脸!
        白货:怎么骂人呢。
        许仙:(学说)给爷放手!
        白货:就不放。
        许仙:松手,别撩我火,小心我踹你。
        白货:可真够恨的。
        许仙:你那死鱼眼不要瞪着我。只听嗵的一声。
        白货:你把他拉倒了。
        许仙:是我被他踹倒在地,我一屁股坐在地漏上,弄了我一身的尿泥。
        白货:快起来吧。打他个金光灿烂。
        许仙:我这个恶心,这个气呀。
        白货:能不气吗。
        许仙:你别走。正说着经理来了。
        白货:来得正好。
        许仙:(学经理)008你干什么呢。没事闲得慌。
        白货:他往-----
        许仙:快干活去,不想干走人。(冲那人)等你半天不上来,所以过来看看。别跟他一般见识,一看就是大脑注水仙人一个。
        白货:他往洗手池撒尿。
        许仙:他是我的朋友,他像那种人吗。
        白货:什么领导?
        许仙:我这个气呀。这个工作今天我也不要了。我拍了拍屁股上的尿泥,指着我们经理的猪脸,我看你的大脑是注屎了,怎么这么臭呢?老哥今天不干了。我用手一推他们俩,大步流星地从他们中间走了出去。
        白货:好,真不干了。
        许仙:再看他们胸前一人一个五指山。
        白货:尿泥呀。可这话又说回来,这尿急的怎么总是男的。有一次我看到一位男子在公厕外墙是边尿边唱。
        许仙:唱什么?
        白货:(唱)酒干倘卖无,酒干倘卖无。
        许仙:在此我们呼吁那些风度翩翩的男士们,不要随地大小便,为了下一代也为了对他人的尊重。
        白货:是这样。那你没了工作,现在准备怎样?
        许仙:我仍在公司上班。回到公司我向领导说明了情况领导很理解我,给我换了工作环境。我现在的领导十分爱护下属,而且办事公证。我现在的工作也十分的愉快。
        白货:真是太好了。
        许仙:我是清洁工,美好的环境离不开我。
        白货:是呀,伟大的职业。
        许仙:我是清洁工,祖国的建设离不开我。
        白货:是呀,重要的职业。
        许仙:我是清洁工。2008年我首当其冲。
        白货:争金牌呀。
        许仙:我们要让祖国变成美丽的花园,迎接八方来客。Welcome of China. Welcome of China.
        白货:欢迎你到中国来。
        许仙:让所有的宾客夸赞我的祖国It is very nice .
        白货:太棒了!我也想当一名清洁工,好光荣。
        许仙:正好我以前的单位要人。
        白货:不、不、不。换个地方。
        许仙:你别担心,那儿的经理已因贪污撤职。
        白货:这种人早该下台。那我去。
        许仙:好。
        白货、许仙:我们是清洁工,光荣的清洁工,请大家不要随地大小便、吐痰、乱扔纸屑和杂物,爱护公共卫生人人有责。爱护花草树木,爱护-----
        许仙:行了别白货了快说再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