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
当前位置:就爱相声网 > 曲艺资讯 > 相声剧本 > 对口相声剧本《小毛驴上城》

对口相声剧本《小毛驴上城》

发布时间:2018-07-07    点击:
    乙:你怎把毛驴牵到舞台上来了?几日不见你玩起驴啦?
    甲:等我拴好驴再和你说。
    乙:拴驴可是个技术活,拴不好驴会抢了你的角,跑来和我说相声啊!
    甲:(拍打着手掌走来)不是有人说毛驴在城里也能享受机动车待遇嘛!开
    始我还没信,今天一试果不其然!
    乙:那你先说说毛驴,然后我们再说相声。
    甲:我一大早就牵驴进城,走到十字路口,红灯亮了,毛驴的前腿闯过了停
    车线,交警来了,说,驴闯红罚款十元。,
    乙:你交钱了吗?
    甲:不交行嘛!我乖乖交了罚款,心想这毛驴在城里还真是享受机动车待
    遇。
    乙:下次可要注意啊!毛驴也不能违反交通法的。
    甲:我心里气呀!就大骂毛驴,你以为你是特种车呀!说闯红灯就闯红灯!
    乙:骂也没用的,毛驴它听不懂。
    甲:好象听懂了,它叫的声音比我骂它的声还大呢!
    乙:毛驴的叫声本来就比你叫的声大嘛!
    甲:结果可好,交警又来了指指路边的禁鸣牌,说,此处禁止鸣笛,罚款十元!
    乙:这次你又乖乖交了钱?
    甲:我只得乖乖地交钱。回头一看到驴更来气了,你以为你是特种车呀,说
    怎么叫就怎么叫!
    乙:你不能和驴一般见识啊!它不懂事你还不懂事吗?
    甲:什么叫驴脾气?毛驴一听就来气了,撒腿就跑,撞翻了小贩的水果摊,水
    果撒了一地,驴也站住了。
    乙:快帮小贩拣水果吧!
    甲:水果拣完了,小贩不依不饶,让我赔偿二十元,我心里这个气呀!大骂毛
    驴,你不是工商城管想掀翻谁的摊就掀罚谁的摊!
    乙:你就不要再骂毛驴了,它一来气说不定还要惹啥麻烦呢!
    甲:这次毛驴没来气,站在那里不停地舔着撞破的伤口。
    乙:毛驴受伤啦?
    甲:没啥大碍,它却舔个不停,我看看伤口,不就是擦破点皮嘛!驴皮不值钱
    了,驴皮胶都变成猪皮胶了,驴皮影也改成人跳舞了!
    乙:你说这些毛驴能不来气吗!驴和人一样,不能挑人家的短处说!
    甲:毛驴没来气,乖乖地和我走了,来到一超市门前,好象是店庆,一个演员
    连蹦带唱,不小心甩出了麦克掉在毛驴的腿前。
    乙:麦克不是草料,毛驴不会理的。
    甲:你说错了,毛驴不但叼起来还咬在口里不放,那个演员跳下台夺了几下
    也没夺下来,观众哄堂大笑,那演员的汗都下来了。
    乙:你快帮帮人家啊!
    甲:我也想帮啊!可是不能强夺,我轻轻地拍着驴头,温柔地说,咱这名气,不
    给大价钱坚决不唱。再说了,就凭咱这嗓子也用不着麦克呀!
    乙:要来麦克了吗?
    甲:当然要来啦,我把麦克递给演员,回头准备走时毛驴还吼了两嗓子,象
    是故意气那演员,观众居然还鼓起掌来,把那演员羞臊的满脸通红。
    乙:你的毛驴真不错呀!关键时刻很给你面子。
    甲:不行不行,等到了火车站广场又不听话了,站在那里看着那伙举小旗的
    人演讲就不走了。
    乙:毛驴是不是也要参团旅游啊?
    甲:我赶它,它就是不动。我还得耐心细致的做思想政治工作,那是忽悠组
    团旅游呢!不忽悠怎么能组成团呢!
    乙:毛驴怎么会懂啥叫组团呢?
    甲:你别管它懂不懂,它可就跟我走了,来到一面‘义诊’的横幅下,几名医生
    模样的人连检查身体带送卖药品忙得满头大汗。那么多人排成长队等
    着,我也排着吧!
    乙:刚才你赶驴走,这回该驴赶你走了吧?
    甲:你还真说对了,毛驴虽然没赶我走,可它咬住了我的衣角,向队伍外面
    拉我,
    乙:那你就走吧!
    甲:我不能走呀!就三番五次地打它,还得耐心细致地做思想政治工作,我
    说到医院检查一下没有三千两千的出不了医院大门。你就让我占一回
    便宜,让他们给我义诊吧!
    乙:毛驴同意了吗?
    甲:不同意也没办法,等我排到了才明白毛驴的意图。所谓的医生草草地给
    我检查一下,说我的病非常适合他们的药,他们的药也非常适合我的
    病,然后推给我一堆药,举起五个手指,竟然向我要五百元。
    乙:那些药既然适合你,你就买下吧!
    甲:我替你可悲啊!有些事儿驴都看懂了,可人没看懂!
    乙:你?你是在骂我不如驴?
    甲:你和驴争啥呀!你们差好几个科目呢!你是灵长目,人科。它是奇蹄目,马
    科。它也有不如你的地方。
    乙:又拿我和它比?
    甲:不是比呀!是话赶到一快了。大街上有几个人在叫卖商品,很多人抢购。
    毛驴站着又不动了。我打它几下,它就是不走,我还得耐心细致地做思
    想政治工作。
    乙:你是怎么说的?
    甲:我说,那些人都是‘托',也就是牵驴的。什么商品代言人啊!广告设计人
    啊!还有电视报纸,就来你们村的大喇叭哪个不是牵驴的。要不是我看
    紧,你早就被人牵走了。
    乙:毛驴一听就乖乖的走了吗?
    甲:不但走了,还跑呢!
    乙:它是怕让人牵走吧!
    甲:不是怕牵走,是在一群练习长跑的学生后边跟跑。我紧跑了几步拽住了
    驴尾巴,哀求着说,请不起名教练,你就是跑的再快也去不了奥委会的!
    乙:毛驴听懂了吗?
    甲:不知道懂没懂,可就是不跑了,站在一家大型商店门前不走了。
    乙:是不是因为上不了奥委会而苦恼呢?
    甲:肯定不是,因为毛驴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内衣模特表演呢!
    乙:看来这是一头’色‘驴!
    甲:工作人员也这么说,并严肃地命令我牵走’色‘驴。
    乙:你赶快牵走吧!别影响了表演氛围。
    甲:我不服啊!我说驴根本不’色‘,它只是纳闷呀!还没它穿的少呢!凭这资格
    它也可以上台走走!
    乙:你呀!驴呀!快走吧!不然又要惹麻烦了。
    甲:我呀!驴呀!马上就走了,可是走着走着,天上飘下了一条婚纱落在了驴
    背上,毛驴顺势咬住了婚纱。一会就见一个女孩跑来要取婚纱。
    乙:那就快给女孩吧!
    甲:可驴不松口,我有啥办法。
    乙:你还做思想政治工作嘛!
    甲:我把婚纱给毛驴披好,轻轻地拍着驴头,小声地问它,你要嫁人吗?没房
    没车谈都不谈,更不要说要嫁了。
    乙:毛驴松口了吗?
    甲:不松口也没办法,至少到目前没找到有房有车的主啊!前边倒是一片新
    房,可走近一看却是一片建筑工地,那些农民工正在吃力的干活。
    乙:是啊!农民工很幸苦。
    甲:毛驴又不走了,正聚精会神地看农民工干活。我赶了几次驴就是不走,我
    一来气又说出了不好听的话,
    乙:你是怎么说的?
    甲:我说,那些农民工就是做牛做马,也关系不到你做驴的事啊!
    乙:你这话说得有点不尊重农民兄弟。
    甲:我一急就爱胡说话!还有比这更难听的呢!
    乙:啊!还有难听的?你最好还是别说了。
    甲:不说不行啊!我不说,驴就不走。这不,在性用品商店门前,毛驴又不走了,
    我大骂它,自们原本就挺大的,根本不用吃那种药吧!
    乙:嗐!那毛驴走了吗?
    甲:不但走而且是跑,跑到草坪上去吃草坪。引来了环卫人员,二话不说,罚
    款五十元,
    乙:又让人家罚啦?
    甲:我这个气呀!一肚子火只好发泄到毛驴身上。你为啥吃人家的草坪?你
    以为你是检查团啊!走到哪吃到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