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
当前位置:就爱相声网 > 相声剧本 > 搞笑相声剧本《干粥,瓶底》

搞笑相声剧本《干粥,瓶底》

发布时间:2018-07-25    点击:
        甲:我最近发现一个问题。
        乙:什么问题啊?
        甲:就是我发现现在的老年人自我防范意识都特别的高。
        乙:那有什么不对吗?这好事啊。老年人更应该知法,懂法,守法,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的权益,大家都有这个意识,说明全民素质大大的提高啊。
        甲:对,没错。但是有些老年人他防范意识太高,这个防范意识太高了吧,就转变成攻击了……
        乙:等等,等等,怎么转变成攻击了?
        甲:你没发现?比如说啊,每天晚饭后,小区里都有很多老年人出来遛弯。
        乙:对,饭后百步走,活到99.
        甲:一个老大爷走着走着被一个小伙子撞了一下肩膀,突然就火了,冲人家大喊,站住,你眼睛长后丘上拉?怎么走路呢?
        乙:您先等会,不是就撞下肩膀至于这样吗?还眼睛长后丘上了。
        甲:你不知道,有些老年人就是这样,你说生活中哪能没有些磕磕绊绊鸡毛蒜皮的事情发生呢?都象他们一样得理不饶人的话,你说这日子能好过吗?
        乙:恩,你说的还有些道理。年会小品
        甲:我跟你说,得理不饶人的是有理的,没理的还跟你折腾,那才气人呢。
        乙:不是,没理还和人家折腾什么啊,图什么啊?
        甲:不图什么,就是要证明自己依然精力旺盛,不服老,越碰到年轻人,就越爱较真,火气大着呢。(天津口音)你少和我得色,熊样,脾气上来我抽你。(学老头发火)
        乙:行了,行了,别学了,手放下。你说的这种人毕竟是少数,生活中不多见。
        甲:我跟你说,现在这种老年人不是少数,就拿你爸爸来说吧。
        乙:停停,跟我爸爸什么事啊,我爸爸人可厚道,从来不这样,我爸爸从小就教我得饶人处且饶人。
        甲:真的吗?
        乙:当然了。
        甲:那我问你,你多长时间没和你爸爸长期相处了?
        乙:由于工作关系,你知道,我忙啊。
        甲:别说没用的,你就告诉我你多久没和你爸爸长期相处了?
        乙:大概两年了吧。
        甲:两年,亏你好意思说。你知道你爸爸现在什么样吗?
        乙:我爸爸挺好啊,前几天我刚去看过我爸爸,身体健康,挺好。
        甲:好什么好啊,我实话告诉你,你爸爸变了。
        乙:变了?挺好个老爷们怎么就变了呢?
        甲:我是说性格变了,和从前不一样了。
        乙:我爸爸变了?那我爸爸现在什么性格啊?
        甲:就拿前几天来说吧,你爸爸大早起来,你妈妈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饭。
        乙:对,我父母对早饭要求特严格,所以身体特别好,早饭吃的好,一整天都精神。
        甲:你爸爸洗漱完毕,坐在桌前,抗吃抗吃,抗吃抗吃,屁大会儿功夫就见你爸爸吃了五碗干粥,四个煮鸡蛋。
        乙:等等,什么叫干粥啊?
        甲:干粥就是没盛米汤粥,都捞的干的。
        乙:我爸爸一早吃那么多干吗啊。(担心的样子)
        甲:你爸爸胃口好,你能拦着不让吃啊。你爸爸吃完早饭,站起身来,刺溜一溜烟的小跑跑到公园,嘿,晨练开始了,你爸爸这个美啊…
        乙:停停停,胡说,我爸爸刚吃了那么多,站起来就跑?
        甲:那怎么了?
        乙:吃那么多能跑的动吗?那不岔气吗?
        甲:我以为怎么了呢?你爸爸岔气跟我有关系吗?没事,死不了。
        乙:诶,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爸爸平时对你可不错啊。
        甲:行了,别发牢骚了。话说你爸爸晨练开始了,哎呀,你爸爸在公园一会压腿,一会蹦高,一会蛙跳,你爸爸晨练的运动项目太多了。
        乙:(无语)
        甲:你爸爸锻炼的这个美啊,眨眼功夫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你爸爸看看表该回家了,于是往家走,走到公园外边的时候发现一个摊煎饼的摊子,你爸爸就凑过去了。
        乙:早上都吃那么了。还上煎饼摊子干吗去啊?
        甲:你爸爸凑了过去,闻闻挺香,顿时感到饥肠辘辘,前胸贴后背的感觉。
        乙:意思就说,我爸爸此时饿的不行了?
        甲:是啊,要不然能饥肠辘辘吗?
        乙:我爸爸饿的太快了。
        甲:你爸爸上下大量了一下摊煎饼的人,心中叹道,此人决非等闲之辈,带我仔细看来。
        乙:嗨,一个摊煎饼的也决非等闲之辈?
        甲:你管呢,你爸爸这么认为。只见此人一米六五大个,年纪四十上下,生的是细眉小眼,方口大脸,小鼻头,大光头,远看象个小皮球。
        乙:你说我爸爸这什么眼光啊,等闲之辈(无奈)
        甲:于是你爸爸决定买他一张煎饼,一个垫步冲到摊煎饼的面前,兄弟,给我来张煎饼。
        乙:这什么辈分啊,我爸爸七十多岁人管他叫兄弟?
        甲:你爸爸为人厚道。
        乙:那也不能这么厚道啊?
        甲:别打岔。只听摊煎饼的操着山东口音对你爸爸道,瞧好吧大兄弟。说时迟,那时快,麻利的手法在铁板上那是游刃有余啊,转眼间煎饼成型,该刷酱了,吃过的朋友都知道,煎饼得刷一种他们特制的辣酱。
        乙:对。接着说。
        甲:你爸爸一看刷酱了,次楞一下窜到摊煎饼身旁,大哥,我口重,求你多给我刷点酱。
        乙:为了多刷点酱我爸爸管他叫大哥?还求他?
        甲:那你爸爸事,你管着吗?摊煎饼人也厚道,还真是多刷,刷了半瓶子酱,你爸爸还嫌少,最后一罐头瓶子酱都刷上了。
        乙:那煎饼还能吃吗?
        甲:早糊铁板了。
        乙:嗨!白忙活了。
        甲:你爸爸你见煎饼糊了,心头一股怒火,冲上前来,双手抓住摊煎饼的衣领,还我煎饼来。摊煎饼的人老实,一见老头怒了,心想,今天真倒霉碰到个老不羞,算我倒霉,怎么办呢?
        乙:到底怎么办啊,我爸爸还等着呢。
        甲:怎么办呢?算了,赔就赔点吧,怎么也不能让这老头耽误我胆煎饼做事业啊。于是决定给你爸爸在摊一张。
        乙:别说,他还真会做买卖,大局为重,那我爸爸同意了吗?
        甲:别提你爸爸多高兴了,心里美孜孜的,你爸爸还以为他观世音转世呢。
        乙:至于吗,哪跟哪啊。(哭笑不得)
        甲:这次刷酱不能象上次那么刷了,但是你爸爸口重,还不能少刷。
        乙:那怎么刷的啊,别刷多了,刷多了又糊了。
        甲:是,人家摊煎饼的也这么想,但你爸爸事多,不让少刷,好说赖说,你爸爸同意人家刷半罐子酱。
        乙:那也不少了,你说一老头,吃那么咸的干吗,容易血稠,回去我得好好说说他。
        甲:煎饼出锅,你爸爸手里拿着煎饼,是激动万分啊。
        乙:至于吗?早上吃那么多,现在吃个煎饼还激动万分?
        甲:我不告诉你,你爸爸变了吗。你爸爸左手拿着煎饼吃的那个香啊,右手也没闲着。
        乙:右手干吗啊?搞笑小品剧本
        甲:不知道从哪摸跟大葱,正沾着人家酱罐子的酱吃呢。
        乙:这也太不卫生了。
        甲:是啊,摊煎饼的一看这情景,顿时火了,撸胳膊挽袖子,冲你爸爸就过去了。
        乙:怎么着,要打架啊,打架我爸爸可不行,心脏病。
        甲:人家还做买卖呢,能在大街上动手吗,人家要做事业呢。他和你爸爸理论去了。
        乙:那我爸爸怎么说的?
        甲:你爸爸能说什么,没理辩三分呗。就这么在大街上吵吵,不知道你妈妈从哪冒出来了,你妈妈一看这哪行啊,大街上吵吵八火的,有失颜面,你爸爸可以不要脸,但你妈妈不行啊。
        乙:怎么说话呢?我爸爸怎么就不要脸了呢?合着我妈妈是从地里冒出来的?
        甲:不是,我意思是说你妈妈身体健康动作迅捷。
        乙:这话没错,我妈妈年轻时候在他们厂是女篮队长。
        甲:你妈妈费劲扒力的把你爸爸弄走了,在回家的路上你爸爸突然想起来煎饼钱还没给人家呢。
        乙:这摊煎饼的算是倒霉透了!
        甲:路上你爸爸就把整件事情告诉你妈妈了。
        乙:我妈妈怎么说的?
        甲:你妈妈表情很无奈,很无语,你想啊,对你爸爸这种老不羞谁能有什么想法呢?你妈妈就跟你爸爸一句话。
        乙:怎么说的?
        甲:老头子,你都这么大岁数了,离两腿一蹬那天也没多远了,怎么还不讲理呢?
        乙:我妈妈怎么这么说话呢?我爸爸怎么回答的啊?
        甲:你爸爸停止脚步,顿时感到一股怒火从心窝窜上来,怒火中烧的你爸爸控制不住情绪,一箭步冲到你妈妈面前,双手紧紧的抓住你妈妈衣领,咬牙切齿瞪着你妈妈。
        乙:我爸爸现在怎么这么大脾气呢?
        甲:你妈妈当时就被吓楞了,心里想,老头子这是怎么了,吃错药了,昨天我买那(半)包耗子药,难道被他吃了,不能啊,我放到墙角去了,在说,老头子也没吃耗子药的习惯啊,不好这口啊。
        乙:嗨,我妈妈想什么呢,什么叫不好这口?那东西压根就不能吃。(气急败坏)
        甲:你爸爸看你妈妈吓坏了,急忙送开双手,也没说什么,然后就和你妈妈回家去了。
        乙:还能说什么,我父母啊,向来都是床头打架床尾合,和好的快。
        甲:啊,原来你父母总在床头打架啊,我说你家床头总换呢,原来都你父母打坏的。
        乙:去,哪跟哪啊。
        甲:在家里你父母一上午彼此都没说话,你爸爸从早上到现在心里一直不痛快。
        乙:那怎么办啊?
        :这不吃中午饭了吗,你爸爸抗吃抗吃吃了两碗干粥,简单的吃点菜,然后就把酒拿出来了,白酒。
        乙:中午还吃干粥啊。
        甲:你拿出来6瓶酒,都打开盖。
        乙:我爸爸这要干吗啊,借酒消愁啊?
        甲:那点酒能消什么愁。
        乙:6瓶酒还少?
        甲:总共加起来还不到一两呢。你爸爸一手一瓶,不一会6瓶底下了肚。
        乙:什么?什么叫瓶底?
        甲:瓶底你都不懂?你可以没文化,没知识,但你不能没有常识。瓶底都不知道?瓶底就是瓶子里剩的一点酒底子。
        乙:这么说我就明白了,那合着我爸爸那6瓶酒是以前喝剩下的?
        甲:对啊,都剩的,你爸爸两年来攒了5瓶底。
        乙:等等,怎么5瓶底,不6瓶吗?
        甲:第6瓶是你爸爸拣你家对门老王喝剩下的。
        乙:不是,我们家在穷,在不济,也不用拣别人喝剩的啊。
        甲:我就说你两年没和你爸爸多相处,你爸爸变了你都不知道,你个不孝子啊。你爸爸有个习惯,就是喝酒剩底,你爸爸认为那是福根,知道了吧。
        乙:为了留福根,两年前的瓶底留到现在?那我爸爸留自己的福根不就行了吗?干吗还拣老王的福根啊?
        甲:你爸爸说老王决非等闲之辈。
        乙:我爸爸认为决非等闲之辈的人啊,不用说我都知道是什么样子了。
        甲:老王是一脸福相啊,细眉小眼,方口大脸,小鼻头,大光头…
        乙:得得得,又那套,有完没完啊。
        甲:你爸爸干了6瓶底之 后,扑通就醉倒在饭桌上。
        乙:一两酒就喝高了,那睡觉去吧,睡一觉起来心情可能就好些了。
        甲:你妈妈一看你爸爸醉了,想起一句话。
        乙:什么啊?
        甲:酒后吐真言。
        乙:那我妈妈怎么做的啊?
        甲:你妈妈扶起你爸爸,啪啪两个大嘴巴,一来让你爸爸恢复些意识听他说话,二来出气报仇,报被你爸爸抓衣服领子之仇。
        乙:我妈妈也太记仇了吧。
        甲:你妈妈问你爸爸说,老头子啊,你说你怎么不讲理啊,你要是这样以后咱们怎么过啊。你妈妈还以为你爸爸最近有什么心事导致的今天这么反常。
        乙:这分析有道理,那我爸爸吐真言了吗?
        甲:吐了,吐你妈妈一身,然后你爸爸有气无力的告诉你妈妈一句话。
        乙:怎么说的?
        甲:你妈妈听完这话,差点气抽过去。
        乙:我爸爸能说什么话啊,能把我妈妈气这样?
        甲:你爸爸有气无力的说,我没理讲什么理啊。说完你爸爸就躺地上了。
        乙:这叫什么话啊,那我爸爸怎么躺地上了,我妈妈不是扶着呢吗?
        甲:你想啊,你妈妈听完这话都差点气抽过去,满腔怒火,一脚就把你爸爸踹倒地上了。
        乙:(急忙往台下走)
        甲:诶,诶,诶,干吗去?
        乙:我回家看我爸爸去!
        甲:急什么,演节目呢,哪能说走就走啊。
        乙:嗨(上火)
        甲:有一个成语最适合你爸爸不过了。
        乙:什么成语?
        甲:干粥瓶底!
        乙:这是成语吗?什么意思?我没听过啊。
        甲:干粥就是你爸爸每天早饭吃的没米汤的粥,瓶底就是你爸爸积攒两年和拣邻居老王的瓶底,这不干粥瓶底吗。最适合你爸爸了我跟你说。
        乙:那是成语吗?
        甲:怎么不是?就算以前不是,现在已经是了。
        乙:为什么啊?
        甲:因为现在是我说的。
        乙:嗨,哪跟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