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
当前位置:就爱相声网 > 曲艺资讯 > 京剧资讯 > 京戏里的父亲

京戏里的父亲

发布时间:2019-03-05    点击:

父亲有一套青衣戏装,还有一把精致的京胡。戏装一直被压在箱底,而京胡的柔韧与高亢,则是我记忆里最为明亮的音色。有多少才子佳人,金戈铁马的故事,在虚构的黑夜里粉墨登场。

父亲曾是一名队医。我的童年便是伴着淡淡的药味儿度过的。儿时傍晚,父亲从医务室里回来,洗澡,吃饭,然后操起胡琴去到槐树底下,纳凉人就自聚集。琴音饱满柔美之时,便有人跟着念词,唱戏,如痴如醉。每每此时,母亲在罩子灯下飞针走线,我却粘着她问,我爸为什么一唱戏就变成了个女人?母亲说那叫男旦,青衣。你爸若不行医,准能成角儿。

那时古戏尚属禁忌,我听得最多的还是“样板戏”—《红灯记》等八部红色京剧。有一次,父亲一个人唱了一夜的《贵妃醉酒》,就被人带去了队部。幸好父亲是医生,所以没有太大的麻烦。

我的父亲并不是土生土长的赤脚医生,他曾就读于上海震旦大学,儿科专业。上世纪五十年代一场“反右”风潮,将父亲送往偏远农场,接受劳动改造。由于医科专业,才使文弱的父亲免于田间劳作。然而,父亲却在京戏里找到了精神舞台,在戏里,父亲是不可战胜的。就在被叫去队部的当晚,父亲仍然要去槐树底下拉琴唱戏,面对母亲的劝阻,他却是振振有词:“小生只唱样板戏去,娘子休得阻拦……”

事实上,父亲痴迷于戏并非逃避现实,他与京剧的渊源可追溯到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旧上海。当他还是一名莘莘学子的时候,就已经是思南路上梅公馆里的常客了。当时,父亲是京剧大师梅兰芳幼子梅葆玖的同学兼家庭教师,负责教他学法语。其实,父亲仅比梅葆玖高三年级,私下里两人是最要好的玩伴。

父亲说,梅葆玖喜欢无线电和西洋乐器,起初对戏剧兴趣不大。父亲则酷爱京戏,与唱戏相比,他更爱拉京胡。梅葆玖曾夸赞父亲的琴技可与专业琴师媲美。一次,梅兰芳在家中练唱,他的琴师因故未到。在梅葆玖的怂恿下,父亲为大师拉过一曲《霸王别姬》。尽管不是表演,父亲却视其为莫大的荣耀,每每提及,无限神往的样子。

属于父亲的往事,已成云烟。很多年以后,父亲忽然收到了梅葆玖的一封来信,他是在香港演出时,从校友那获得的地址。从此,我们家每年都会收到他寄来的挂历和贺卡,至今仍未间断……

至于那套青衣戏装,我们从没看父亲穿过。直到他七十高龄的时候,才第一次穿上它。其时,我的母亲已被确诊为肝硬化晚期。身着戏装的父亲,扮相绝美;他在母亲的病床前舞剑,吟唱,演绎着那一段《霸王别姬》。那是我母亲最钟爱的曲目……

父亲说人生如戏,他用他所爱的京戏,为他所爱的人送行。

(未完)

温馨提示:完整台词剧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v35500获取!